ag亚游官网:股改或易滋生内幕交易 基金经理担心挤出危机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虽然过往市场总是指责游资大肆炒作创业板、中小板股票,但现在基金也已加入恶炒新股阵营,其对股价飙升的影响,绝不亚于游资热钱的人为操纵。

  但此次改革措施却引来一些基金经理的担心。有债券基金经理认为,由于是券商和发行人确定配售量,把新股资源交给券商和发行人,这有可能导致一些小基金和小机构被挤出。因为券商和发行人喜欢对实力机构进行路演,进而大额配售新股,这可能将导致小基金公司和小基金难以涉足这一投资机会。

  对于基金报价偏高这一现象,基金经理们并不讳言。但是面对来自监管部门和投资者的指责,他们也是满腹冤屈。

  三季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124家创业板上市公司中,基金机构集中持股占流通股比例超过20%以上的达55家。换言之,44%以上的创业板公司被基金机构重仓持有。

  而不少机构投资者认为,承销商找20家询价对象来确保询价有效太容易了,容易导致发行价的人为操纵。而询价的边际决定价格,因此参与报价的对象越多,越有利于定价市场化。

  笔者以为,沪深交易所负责人向机构开炮,本质上是推卸责任的表现。炒新股的本质根源在于在A股市场,新股仍是稀缺资源,其发行上市程序不够市场化,而是被垄断的,证监会发审委充当了守护人,让广大股民误以为但凡上市的,都是好公司,殊不知,这里面鱼龙混杂,诸如绿大地、紫鑫药业这样的垃圾并不算少。而对绿大地董事长何学葵造假上市的轻描淡写式的惩罚,只能鼓励更多人造假圈钱。

  而建新股份上市仅一个多月,华商盛世成长基金在二级市场增持89.65万股,华商领先基金买入96.2万股,易方达策略成长二号基金买入50万股,易方达策略成长买入49.99万股,易方达平稳增长基金买入40.08万股,广发聚丰买入30万股,广发策略优选买入60.92万股。

> 相关专题:

  • 聚集2010年新股改革
  • 管理层严打内幕交易

分享到:

  一位已从国内某知名券商投行离职的专业人士道出的一番话则让记者大吃一惊,“高发行价很大程度与投行的资本市场部工作人员、社会中介机构人员人为制造价格恐慌有关。”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从实际操作中来说,如果我们报价偏低,很可能导致申购不到。”考虑申购新股其实也是机构之间的博弈行为,给出的询价过低显然并非最优选择。

  上述从投行资本市场部离职人士建议,“目前,新股发行三高持续高烧不退,在不对发行制度法律进行大规模修改下,最可能做到的是,将交易所网下申购系统的价格申购报价信息屏蔽,无论是券商还是中介机构人员,都不能进入系统查询,这样做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少新股发行价虚高和人为操纵的成分。直到询价结束再对外开放系统,整个报价就不会受人为干扰而屡次被抬高。”

  对于新措施中“主承销商可以自主推荐一定数量的具有较高定价能力和长期投资取向的机构投资者(以下称投资者),参与网下询价配售”这一新规,基金经理更担心由此引发的券商与询价机构之间可能产生的内幕交易问题。而其产生怀疑的根本原因在于,“制度对于发行人和承销商的责任并没有发挥真正约束作用。”

  最近,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负责人张育军和宋丽萍高调批评机构在新股询价过程中报价过高。

  一想起二级市场的疯狂让领导对其工作不是十分满意,这位负责人内心就颇感不平,至今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力量让整个市场如此之狂热。

  滋生内幕交易的可能

  让新股能否发行交给市场去选择,让公司、券商和机构投资者短兵相接,让监管者回归监管而非垄断,或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

  公开资料显示,华夏希望债券基金在二级市场买入20.96万股龙源技术。

  这意味着,单个询价机构需要购买的股份数量和相应的资金会大幅增加。监管层认为,这将加大定价者的责任,促使报价更加审慎和真实。

    中国经营报微博:

  该专业人士认为,“正由于投行工作人员和中介机构相关人员通过系统查询,可以随时掌握每天各个询价机构的具体报价信息,这就为其操纵询价提供了可乘之机。”

  在新股网下发行中,基金参与意愿较强,也是有较强报价能力的群体。而基金经理对于新股发行制度中的不足之处,也有不少思考。

  以11月份上市的阳光电源为例,根据公告,其52家配售对象中有35家是基金配售对象,占比67.31%。这35家基金配售对象,对阳光电源的报价落在20元~34元区间内,阳光电源发行价为30.50元。

  无独有偶,建新股份(300107.SZ)基金机构操纵推高股价的迹象更明显。

  有基金经理提出,新股询价有效门槛太低。《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中规定“初步询价结束后,公开发行股票数量在4亿股以下,提供有效报价的询价对象不足20家的,或者公开发行股票数量在4亿股以上,提供有效报价的询价对象不足50家的,发行人及其主承销商不得确定发行价格,并应当中止发行。”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今年8月20日上市的龙源技术(300105.SZ),首发市盈率53.46倍。而一个多月后的三季报显示,基金机构持股比例高达82.5%。12月9日,该股收盘价较发行价已大涨92.2%,市盈率也猛增至134.86倍。

  即便如此,基金经理们在谈及新股发行时,都不约而同地对其中牵涉的厚重利益往来表示无奈。他们考虑的最为核心的问题是,如何保证配售报价的公平性和分配的合理性?

  一位基金公司投资总监直言,从新股上市后表现看,跌破发行价的微乎其微,三个月解禁后盈利的概率仍然较高。

  如此看来,华商系、易方达系及广发系基金二级市场大举买入,联手推高建新股份股价的动机昭然若揭。

  即便尚未触及,但基金出于单只股票投资风险考虑等因素,可能将放弃部分中小盘股询价。“债券基金和低风险机构将会由于规模小,可能全部被挤出网下配售。这些低风险产品的生存将是较大问题。”有债券基金经理悲观地认为。

  其实,高价申购新股和炒新股是A股市场的博傻行为,但诸多投资者却乐此不疲。如果说新股定价偏高凸显了券商和发行人圈钱的无良,但是上市之后广大股民还积极投入到博傻游戏中,那么亏损也只能自己接受。

  “中国不缺钱,更不缺投机者,但奇缺投资者”,12月9日,四川乐川一位读者对本报当日《询价机构博傻中小板19新丁》报道揭露的询价机构博傻、新股估值定价错位等乱象发出慨叹。

  新股发行第二阶段改革的首项措施,便引发了债券基金经理的不安。

  李辉

  一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基金机构在二级市场大举介入创业板、中小板的股票,令相关公司股价和市盈率大幅上扬。这既可以为网下配售筹码创造更大的安全边际,又可以通过二级市场联合操作获取不菲的交易差价。

  基金观点

  记者调查发现,新股发行定价之所以没有最高只有更高,除了中小企业IPO数量极其有限、申购资金动辄超额认购数十倍甚至是近百倍外,更与基金机构大举规模在二级市场买入创业板或中小板上市公司股票有关。

  不过也有基金经理对新规表示欢迎,“大幅提高中签股数,报价机构恐怕不敢再轻易哄抬发行价。”对于希望在二级市场参与的股票型基金来说,抑制发高发行价对于他们而言无疑是好事一桩。而公募基金则早已对市场中个别报价“凶猛”的机构伤透脑筋。

  上述从国内某知名券商投行资本市场部离职的专业人士一语道破新股发行定价操纵的路径。

  规定称:为进一步完善报价申购和配售约束机制,在中小型公司新股发行中,不再对全部有效申购进行同比例配售,而是由券商和发行人事前设定每笔网下配售的配售量,根据每笔配售量确定可获配机构的数量,再对发行价格以上的入围报价进行配售,如果入围机构较多应进行随机摇号,根据摇号结果进行配售。

  在相关人员的诱导下,不少询价机构常常会相应大幅提高申购报价。

  另一方面,对于新规是否能抑制机构报高发行价的冲动,基金经理也产生争议。

转发此文至微博)

  另外有基金经理建议,深圳交易所询价可以学习上海交易所的询价机制——按照一个区间进行申购。例如确定了发行价之后,在发行价10%以下左右的都可以进行申购,这样可以部分缓解报高价的冲动,询价导致的过高发行价,应该可以下移。

  而往下申购配售时,华商盛世成长、华商收益增强债券、易方达增强回报债券、易方达增强回报债券分别获得6.8809万股。

  上海某合资基金公司基金经理表示质疑称,这可能导致券商与各机构间的私下交易行为:“有没有可能券商推荐的单个询价机构,和券商一起拉抬发行价?”即便新规规定要披露参与询价的机构的具体报价情况以加强社会监督,但该基金经理认为,事后诸葛亮的功效有限。

  业内人士指出,对一个风险厌恶型的债券基金而言,在二级市场大举买入龙源技术,到底是看中其超额收益,还是完全根据市场趋势做出的选择呢?“债券基金可以打新股,但在二级市场投资市盈率畸高的创业板股票,则其投资风格与其基金性质明显不合适”。

  有基金经理表示,这种新股发行改革方式和债券市场的询价配售机制非常类似,也是经过询价和配售两大环节,而其中暴露出的内幕交易、关联交易非常多。此前的累计投标询价机制还是有很多可取之处,其最大的优点是做到了公正和公开。

  8月20日上市以来,建新股份较发行价大涨71%,动态市盈率已高达86.5倍。

  目前网下申购新股的主力大多是一些低风险产品,例如券商理财计划和债券型基金等。而由于大部分债券基金规模不大,资产净值在20亿元以下居多,如果券商设定的每笔网下配售量偏高,便极容易触及基金投资
“红线”(一些规定要求某些询价机构持有一家上市公司的股票,其市值不能超过基金资产净值的百分之十)。

  而记者查阅相关契约发现,华夏希望债券基金的股票投资策略是,以超额收益(α值)为目标,挑选出预期表现将超过大盘的个股构成核心组合,并根据市场波动性及其走向趋势进行组合动态调整。

  小基金或被挤出

  基金机构推手

  每经记者 徐皓 发自上海

  目前,所有新股发行都要通过深交所或上交所网下配售交易平台进行。据其透露,由于交易所申购报价系统不能自动生成价格统计分析数据,而在三天询价期间,证监会有关部门又要随时掌握机构配售申报价格统计数据,这就需要各家投行的资本市场部工作人员以会员身份,从交易所系统将相关数据读取并进行分析。汇总处理好后,当天将结果上报证监会。

  上周五,证监会发布了第二阶段新股发行改革指导意见,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然而这份文件却让一些债券基金经理度过了一个焦虑的周末。他们担心,作为网下申购新股最积极,也是最主要机构的债券基金,可能因此新规而被大量挤出网下配售之列;同时亦忧心改革后的制度反而容易滋生承销商与询价机构之间的内幕交易。

  记者曾就此向某证券公司投行的资本市场部负责人求证,得到的回答是,“哪里还用得着我们给询价机构打电话啊。目前,二级市场市况下股票投资不景气,询价机构参与新股网下配售申购的热情非常高,往往是他们打电话问我们申购价格到底该报多高合适,而不是我们要求他们提高报价。”

  中止发行难以出现

> 相关报道:

  • 消费类基金扎堆发行
  • 年底排名压力渐显
    绩优基金限购不停歇
  • 大成基金推出深证成长40ETF分享高成长收益
  • 兴业系基金巧打增发牌
    跨市场套利耍花枪
  • 长信基金安昀:市场或进入买入区间
  • 蓝筹VS新兴产业
    基金舌战投资主题
  • 银泰获基金增持1437万股
  • 沪深基指弱势盘整
    场内基金近九成飘绿

  有基金经理认为,新规下基金还是需要报出有效价格
(发行价格之上)才有资格配售,入围之后才进入摇号环节,这意味着报高发行价动力仍然存在,根本无法解决询价机构报高价的问题。

  而北京某证券公司资本市场部负责人却对中小板、创业板上市公司IPO上市首日涨幅大大超过发行价感到不爽,原因是其最近完成的一个中小企业IPO,因定价相对谨慎上市首日大涨,而被公司主管领导委婉提醒过于保守。

  新股发行定价券商操纵?

  业内人士指出,只要花数万、数十万元代价,就能换来数千万甚至过亿元的超募资金,当然划算。

  据介绍,投行的资本市场部工作人员和中介机构人员一旦发现询价机构普遍低于上市公司发行市盈率底价预期,这些人员便会即刻通过电话与主要询价机构联系,告知其报价偏低,必须提高报价,否则肯定不能进入有效报价范围。

  或许,券商工作人员及社会中介机构部分人员在发行询价期间真能发挥一些作用,但最终只能是影响某一阶段发行价的高低,而中国股市中小企业新股发行高发行价、高市盈率、高募集资金的狂热能够长期维系却是一个奇迹,在理性估值对新股发行三高约束力为零的背后,到底是何种异样的力量造就了如今的非理性狂热呢?

  投行资本市场部人员固然有动机在新股网下询价配售过程中人为抬高发行价,因为高发行价意味巨额资金超募——丰厚的佣金收入——诱人的奖金红包,那么,为券商提供服务的中介机构有何动机诱劝询价机构抬高报价呢?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朱益民 深圳报道

  事实上,一些券商由于资本市场部人手紧张,网下申购询价数据统计处理工作通常外包给一些社会上的中介机构公司,申购数据经中介机构处理后,再由保荐机构报给证监会。

  “我们保荐的那家公司,是一家非常传统的有色金属加工企业。行业竞争激烈且无资源自给优势,所以发行询价时没敢抱以太大期望。能给出60倍市盈率的发行价已经非常不错了,没成想上市那天,股价竟然较发行价大涨80%以上!”

  由于为券商提供数据处理服务的中介机构大多与上市公司关系密切,而每家上市公司都希望自己IPO发行能超额募集资金,因此,为达目的,往往和中介机构私下约定,一旦发行价达到目标,这些机构就可从IPO公司领到一笔好处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