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官网】酷派欲复牌新生:三年亏损65亿 地产富二代入主

酷派集团的核心实体宇龙通信由郭德英在90年代创办,以经营BB机起家,2003年起开始生产手机,是中国本土最早最知名的手机生产商之一,盛时与中兴、华为、联想并称“中华酷联”。

海外业务也为酷派带来了丰厚的回报,目前,酷派海外的业务已覆盖全球30余个国家,建立了美国、南亚、东南亚、欧洲等大区业务单元。孙燕飚认为:酷派之所以在美国和印度等市场还有销售,事实上是因为酷派还有一些ODM的订单。

除了过去曾拥有的土地资源,公司未来发展走向显得更受资本市场关注,换句话说,即陈家俊接任CEO以及他能否带领酷派逆风翻盘走向复活已成为焦点。

乐视一度曾委派前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出任酷派CEO,并推出了新的酷派手机,但市场反应平平。2016年11月,乐视债务危机爆发,酷派也受此牵连遭受重创。

半年后,刘江峰辞去CEO一职,董事会副主席蒋超接任。然而,蒋超仅仅在酷派CEO的交椅上坐了一年半时间,2019年1月,酷派集团执行董事蒋超被罢免该公司及其附属公司的所有职务。至此,原酷派老将接连离场。

在酷派停牌期间,公司的高层团队发生了“大换血”,新人董事长接棒是否为公司注入新力量并带领酷派摸索清晰的发展路径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之一。

酷派手机巅峰时期,市场占有量为国内市场的前三,营收在2014年达到历史最高的近200亿元,利润四亿但已大不如从前。随着小米等新势力的迅速崛起,酷派手机老态毕显,创始人郭德英也萌生去意。

然而,酷派与奇虎360的这段联姻仅仅维持了一个月便被乐视截胡。2015年6月至2016年6月,酷派分两次将28.9%的股份转让给乐视,至此,酷派易主,乐视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净利润同比减少92% 复牌以来股价下跌逾六成

酷派转入当时风头极盛的乐视怀抱。2015年夏天,酷派以27.3亿港元的价格将其18%的股权出售至乐视网,一年后,乐视又以10.47亿港元的价格增持酷派股份至28.9%,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乐视入主后,酷派创始人郭德英宣告退休。

于是,酷派开始寻求转型。2015年5月,奇虎360向酷派投资4.1亿美元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科技,生产互联网手机,奇虎360持有该合资公司49.5%股权。

“当今4G仍处在快速发展中,
5G发展前景虽然充满了机遇,但介于其产能不足及价格过高等因素,网络建设依然在建设阶段,5G手机市场仍然显得雷声大雨点小,行业方向尚未明朗。”孙燕飙向《企业透明度报告》解释道。

为谋转型,酷派与奇虎360在2014年底结盟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科技,见面礼是其独立手机品牌“大神”。但蜜月不久,双方就因同业竞争问题吵翻,酷派最终淡出了合资公司,“大神”也让给了周鸿祎。

与此同时,酷派也深陷借贷危机,一家银行在2018年7月确认愿意重续酷派的短期银行贷款合计4800万港元;此外,2018年5月,酷派与股东京基集团有限公司签订贷款协议,京基集团至多贷给酷派5亿元用于经营,贷款期限为12个月,年利率为6.5%。

在支出方面,报告期内公司销售开支为2018年同期的1.05亿港元增加至1.267亿港元,该增加净额主要由于报告期内美国市场的营销、广告及促销开支的支出增加所致。同时,公司也加大投入在5G方面的研发,具体体现在公司上半年减少了雇员支出,但行政支出占总营收的百分比保持在16.8%,仅比去年同期减少5.5%。

停牌近两年的酷派集团上周公告称已向港交所递交了复牌申请,将努力于五月底前复牌。按照港交所新规,如果酷派在今年7月31日前不能复牌,将面临摘牌。

ag亚游官网 1

京基“二公子”陈家俊接任酷派CEO

出品 | 大摩财经

中国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表示:海外市场是酷派生存下来的一个机会,因为酷派在国内的市场中生存是比较艰难的。

押注5G虽大势所趋但发展仍未清晰

值得注意的是,乐视还将其持有的剩余酷派10.95%股份转让至Zeal
Limited,该公司由乐视鑫根并购基金持有,后者的主要出资人是上海诺亚财富旗下的芜湖歌斐资产。

手机业务业绩下滑,酷派将转型地产谋生?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企业透明度报告》表示,酷派集团发力5G背后的发展意图,在其重组之后,研发5G技术无疑是一个延续其手机业务的重要方式。值得一提的是,酷派集团向印度市场推出5G手机,这点仅仅是满足个别运营商的需求。由于印度手机市场的运营商数量众多,并分布于不同的区域,目前有45%的用户仍处于使用2G及2.5G功能机的状况。

此前,酷派按照联交所提出的复牌条件,已发布了所有未发布的财务业绩。酷派在2017年7月31日开始停牌,原因是未在规定时间内发布2016年年报。而财报迟迟不能发布,直接原因正是当年的乐视危机。

有业内专家表示,酷派手机的未来并非没有机会,其海外市场近年来发展迅速。

7月19日,陈家俊通过官方微博发布“致酷派人的一封信”。信内容如下:

酷派在其最新复牌进展公告中表示,目前正积极与银行及有意合作人士进行沟通以寻求融资。而陈氏兄弟此前的借款也又延期了两年。

此外,酷派也一直在没有放弃在5G技术领域的探索。早在2013年,酷派便开始参与5G终端的研发及测试,直至2017年,酷派成立了人工智能科技中心。

自成立以来,酷派集团就是一家与运营商紧密捆绑的手机厂商,现阶段公司的手机业务自然也主要围绕着运营商开展,在美国、东南亚与印度市场均有分布。从目前公司的研发实力及人员结构来看,公司业务主要聚焦在运营商定制服务方面。

地产二代入主

酷派能否靠海外市场和机会翻身

卖地这一动作也延续到了今年。4月份,酷派以2.36亿元的价格出售位于西安一地块。据了解,这些地块均为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早年低价购入的,酷派集团所持有的土地总价值将近百亿之多。

2018年末,酷派总资产仅剩27亿,负债高达近24亿,资产负债率86.7%。

三年巨亏75亿港元,多次高层变动后京基系入主酷派

针对公司上半年严重亏损以及未来手机业务调整方向等问题,《企业透明度报告》已以邮件形式致函公司执行董事陈家俊,但尚未得到公司回应。

酷派称,其针对中国市场研发的一款中高端产品,将会在今年下半年上市销售,预期2019年二季度销售收入将环比增长。

紧随其后,酷派宣布陈家俊获委任为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酷派提名委员会成员,陈家俊正是酷派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京基集团的二公子。与此同时,酷派董事会重选梁兆基为执行董事,而梁兆基曾也是京基集团旗下旧部。

对公司来说,发展5G手机的最大优势在于其在长期发展中所积累的运营商资源与技术专利,这也是酷派集团继以生存的重要基础。

然而,乐视入主后非但没有拯救酷派,反而让酷派跌入深谷。酷派2015年业绩首次大滑坡:当年营收为123亿元,同比下滑四成,扣非净利(当年靠出售奇酷科技股权才实现净利为正)亏损三亿。

然而,酷派手机业务却每况愈下,自2015年开始,销售移动电话及相关配件收入便开始以腰斩式趋势下跌。

接着半年以后,8月30日,酷派集团发布晚间公告,执行董事陈家俊已获委任为主席,执行董事梁锐已调任为行政总裁。年初以来所经历的频繁人事变动,显然也促进酷派在今后发展战略上进行调整,当今5G为智能手机厂商发展的大势所趋,自然成为酷派大力切入的技术方向。

陈氏兄弟入主后,于2018年5月向酷派提供了最高不超过5亿的借款。此外,酷派也在卖地回笼资金。今年4月25日,酷派宣布将西安一块地皮以2.36亿出售。

在此期间,酷派集团也发生多次重大人事调动,频频换帅。2016年8月,原酷派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郭德英辞去其在董事会的职位,仅担任名誉董事长;贾跃亭任酷派董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主席。随后,刘江峰出任酷派集团CEO,兼任贾跃亭董事长特别顾问。

ag亚游官网 2

乐视危机后停牌两年

蒋超担任酷派集团执行董事之后,陆续关闭酷派在中国的业务,只保留核心研发团队,手机业务重点转向海外市场,尤其是美国市场。蒋超之前曾透露,酷派还准备让美国基金进来,成为一家真正的美国化公司。

摘要
7月19日,酷派集团(02369.HK)实现复牌,在赢得这一场短暂胜利后,公司宣称在延续运营商定制服务的同时,将向印度市场推出其研发的5G手机。然而,公司上半年营收与净利相较去年同期均出现下降,尤其净利润亏损同比锐减逾九成。复牌后股价持续下跌,资本市场表现不容乐观。

酷派困局

酷派2018年年报显示,随着美国地区销售继续保持增长态势,且销售贡献于年内继续增加,公司于美国的销量构成酷派总销量的绝大部分,且美国成为酷派主要业务地区。酷派还表示,已为美国市场提供了一条独立的产品线并将产品类别扩大至智能配件(如数据线、充电线、电池及耳机),同时,还为美国市场建立了一支专业研发团队。

7月19日,酷派集团(02369.HK)实现复牌,在赢得这一场短暂胜利后,公司宣称在延续运营商定制服务的同时,将向印度市场推出其研发的5G手机。然而,公司上半年营收与净利相较去年同期均出现下降,尤其净利润亏损同比锐减逾九成。复牌后股价持续下跌,资本市场表现不容乐观。

值得一提的是,酷派集团在郭德英时代置办了大量优质土地,主要包括超过3万平米的深圳南山高新产业园酷派信息港地块,以及占地面积超10万平米的东莞松山湖地块等。这两年,酷派已经出售了不少土地和物业救急,并与深圳开发商星河控股以4:6的分成比例合作开发酷派信息港项目。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随着5G的到来,运营商或许会对手机厂商进行大幅度补贴,酷派在3G曾长期与运营商合作,所以这也许是其潜在的翻牌机会。

回顾酷派集团这两年来的生存情况,可谓是危机重重,靠卖地求生缓解资金压力。经《企业透明度报告》梳理相关资料,发现公司在2018年7月便以1.18亿港元和1.2亿港元的价格,分别出售了位于深圳的投资物业和酷派旗下一家全资附属公司80%的股权。

撰文 | 海星

京基系入主酷派引发了外界对于酷派是否会入局地产的多方猜测。

今年1月18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年仅27岁的陈家俊上任公司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提名委员会委员,年薪高达300万。值得一提的是,陈家俊的另一个身份显得更引人注目,他是地产开发商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的“二公子”。这与2018年发生的股权转让事件有着紧密联系。2018年1月,乐视将其持有的酷派股权转让给京基集团大公子陈家荣控股的威日创投,这样一来,京基集团才得以入主酷派。

2018年1月4日,乐视先将其持有的17.83%的股权转让至威日创投,成交价8.08亿港元,酷派年报显示,威日创投由深圳地产商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的大公子陈家荣控股,之后,陈家荣又将持股转让至其弟陈家俊手中。2019年1月,陈家俊被委任为酷派执行董事兼总裁,酷派董事会已焕然一新,再无原酷派和乐视背景的人员。

直至2017年3月,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将自2017年3月31日上午9时起暂停买卖,以待公司刊发有关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年度财务业绩的公告及有关任何重大审核结果的建议跟进工作安排。

截至10月8日,酷派集团股价为0.26港元,比7月19日复牌当天股价0.72港元下跌了63.89%,且有持续破发趋势。

困境之中的酷派,迎来了深圳地产二代的入主。

不过,孙燕飚对此持不同立场,他表示:酷派手机的技术团队基本不存在了,但毕竟酷派在运营商方面的底子还在,酷派如果想在未来有所发展,就需要重建自己的运营团队。虽然酷派不能做到5G的首发,但从现在开始在半年时间内重建其运营团队,对于酷派来说将会是一个良好的信号。

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亏损2682.8万港元,同比减少91.8%。公司指出,报告期内收入减少主要由于2019年上半年中国大陆的智能手机市场竞争加剧及国内市场购买订单继续缩减所致。此外,公司每股基本及摊薄亏损为0.53港元。

ag亚游官网 3

据悉,早在郭德英时代,酷派便在深圳、东莞、西安、河源、郑州等地购入诸多土地。包括占地面积超过3万平方米的深圳南山高新产业园酷派信息港地块、占地面积超10万平方米的东莞松山湖天安云谷生产基地地块、占地面积8.7万平方米在西安高新区规划的宇龙通信长安产业园项目一期以及河源建设农业生态园等多个项目。近几年,这些地块与项目已经获得了高升值溢价,据悉,价值已超过百亿元。

8月25日,酷派集团(02369.HK)发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6个月之中期业绩公告。根据财报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营收6.58亿港元,同比下降18.1%,其中,销售移动电话及相关配件的收入达6.56亿港元。

同时,酷派还强调称,其目前的主营业务仍为开发销售智能手机,且海外市场表现较好,美国市场销量贡献了大部分的收入,东南亚及南亚地区的销售增长稳定。

而如今各大手机厂商相继推出了自家的5G手机,市场竞争可谓非常激烈。对此,项立刚表示:酷派翻牌机会可能并不大,运营商倾向于补贴产品,不会补贴企业,酷派的产品能不能有竞争力,这才是最核心的。

对此,孙燕飙表示,目前由于国内房地产的黄金时期已成过去,切入产业地产对于地产商来说,不失为转型的优良路径。但事实上,产业园性质的地块难以在短时间内转变为商业地产,因此,公司的未来发展方向也显得尚未清晰。若要缓解酷派集团现金流压力,支撑公司日常运营以及复牌后的长远健康发展,一方面延续运营商定制服务,并保持不断的优化、升级,另一方面也紧握5G机遇并加大研发投入,这或许是支撑公司目前生存发展的重要策略。

截至目前,陈家俊通过Kingkey
Financial持有酷派17.83%股权,为酷派第一大股东;Zeal
Limited持有酷派10.95%股权为第二大股东;创始人郭德英则通过Data
Dreamland持股9.20%,为酷派的第三大股东。

酷派集团CEO陈家俊在复牌当日发布内部信表示,复牌是新酷派集团的第一场小胜利,同时其透露,9月份酷派将在国内发布新手机,尽快发力5G市场。

对于京基集团二公子陈家俊入主CEO,另外也有业内人士猜测,京基集团有可能看中的是酷派集团手上的地块资源。

财报显示,最近三年,酷派已是连续亏损、岌岌可危。2016年-2018年,酷派营收分别为71.78亿、29.22亿、12亿,分别亏损39.18亿、22.36亿、3.59亿。三年累计亏损65亿元。

酷派也曾多次出售旗下土地资源。2017年10月,酷派与深圳市星华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4:6的分成比例合作开发酷派信息港项目。此后,2018年7月,酷派以1.18亿港元的价格出售位于深圳的投资物业,并以1.2亿港元的价格出售旗下一家全资附属公司80%的股权,这两项交易的方式均是现金。今年4月25日,酷派又宣布以2.36亿将西安一块地皮出售。

2018年1月,乐视出售酷派8.97亿股份于威日创投有限公司,价格为0.9港元/股,成交总价约8.08亿港元。交易完成后,威日创投取代乐视成为酷派最大股东。据了解,威日创投是由深圳地产商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的大公子陈家荣控股。

然而,转折发生在2014年之后。彼时,酷派长期依赖的运营商渠道缩紧了补贴;此外,酷派的竞争对手华为、荣耀、OPPO、vivo以及互联网手机小米也相继到达战场。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表示:运营商突然不补贴,致使酷派的库存极具增大。

近三年,酷派的业绩也因此受到严重影响。酷派财报显示,2016-2018年,酷派的营收分别为79.7亿港元、33.8亿港元、12.8亿港元,年度亏损分别为44.0亿港元、27.2亿港元、4.1亿港元,三年共计亏损达75.3亿港元。由此可以看出,酷派的亏损额在逐年收窄。

仅2015年到2016年,酷派海外业务出货量就达到了150%的增长,达到500多万台。2016年起,酷派更加重视海外市场。在美国市场上,前酷派CEO蒋超曾透露,酷派2017年占据了1.5%的市场份额,并实现了60%的销售增长。

虽然近年来酷派在地产领域交易频繁,但酷派在2018年年报中多次强调,智能手机的开发及销售是其当前的主要业务,2019年将继续作为集团的主要业务。

7月19日,已停牌27个月的酷派集团终于复牌,避开退市危机。不过,酷派在复牌首日的表现可谓十分惨淡,盘中一度暴跌61.1%,引发业内对于酷派未来发展空间的讨论。

2017年1月,网传原酷派总裁李斌、副总载曹井升、副总裁许奕波等,都已经从酷派离职转而投入另一家脱胎于酷派的新手机品牌ivvi。

截至目前,陈家俊持有酷派17.83%股权,为酷派第一大股东;郭德英持股9.20%。

此外,陈家俊在复牌当日发布的内部信中透露,9月份酷派将在国内发布新手机,尽快发力5G市场。那么,酷派手机在未来的发展中还有没有机会翻牌?

乐视的入主并没有促使酷派的业绩向前发展,反而使其在2016年11月乐视债务危机爆发之后也受到牵连。此后,酷派手机市场份额开始一路下滑,排名跌出前十。

ag亚游官网,截至7月22日收盘,酷派报收0.34港元/股,复牌后短短两日累计跌幅达52.78%。面对这一严峻形势,酷派有哪些稳定股价的措施,以及未来其能否依靠已有一定基础的海外业务和5G带来的机会翻身,对酷派而言显得尤为重要。针对这些疑问,蓝鲸TMT记者致电酷派在财报中预留的联系方式,但号码显示为空号;随后记者将采访提纲发送至其指定邮箱,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回复。

酷派在2018年年报表示,作为国内5G标准制定小组的成员,其致力于开发下一代5G技术及其智能终端。酷派表示,相信5G为其又一商机且截至本年报日期已就Small
Cell提交逾100项专利,其于2019年将持续投资5G研发,并将不断测试以满足5G商用。

此外,酷派手机销量也是每况愈下。第一手机界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6年,酷派品牌的销量排在中国手机品牌第9名,2017年时已下滑至第11名。而如今,酷派手机销量已在排名中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酷派员工人数也以腰斩式趋势下滑:2016年底酷派的员工人数为4504人,到了2017年底员工人数下降到1421人,至2018年底这一数据再次腰斩,降至637人。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首先,如果现在酷派找不到一个明确的发展方向,即使其有可以参与地产经营的条件,但没有人会把酷派当作一个地产公司;其次,其手机业务业绩的败退,使得酷派没有继续做地产业务的条件。所以,对酷派来说,发力地产只是一个短期的行为。如果地产企业来主导酷派,那基本可以说是借壳了,或者是业务重组。

尽管业绩状况持续不佳,酷派仍然在今年六月推出了新款手机炫影N10
pro,据了解,该款手机为千元性价比机型。

可惜这一高光时刻并未延续,据酷派财报显示,自2015年开始,其销售移动电话及相关配件收入开始下滑;在2016年接受乐视投资后,酷派的手机业绩亦没有出现好转。随后,酷派两度更换CEO,原老酷派系逐渐退出舞台,取而代之的是地产商京基系。一时间,未来酷派是卖手机还是进军地产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多家机构数据显示,2012-2014年,酷派销售额破百亿,在国内市场的份额一度达到10%,成为当时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增速最快的手机厂商。

众所周知,酷派是全球第一个推出双卡双待的手机厂商,其手机销量曾在2012-2014年一度在国内手机销量中排名前三,与中兴、华为、联想合称中华酷联。彼时,酷派堪称国产机的代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