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买家近32亿元竞得重庆江北嘴地标项目

重庆信托副总裁方莉代表公司同民营企业代表签约时值岁末,重庆民营企业迎来纾困路上的“大礼”。“民营企业面临暂时性的困难,需要更多像重庆信托这样有担当、敢作为的金融机构的理解和支持。”重庆渝江压铸实业有限公司在感谢信中这样写到。2018年12月29日,重庆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分别同重庆渝江压铸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渝江压铸”)和重庆银翔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翔实业”)及两公司实际控制人签署《补充协议》,大幅度降低上述企业及其实际控制人的关联担保责任额度,将企业担保责任额度由24亿元降为4亿元,个人担保责任额度由24亿元降为1亿元,各方担保责任合计减少40多亿元。重庆信托表示:“此举意在为民营企业纾困减负,让民营企业轻装上阵再出发”。巨额担保责任额度的降低,能让银翔实业、渝江压铸的资产负债率显著下降,为其获得金融机构资金支持提供更为有力的保障。民营企业发展遇坎据了解,银翔实业和渝江压铸均为重庆润山置业有限公司的股东,两家公司均持股20%,润山置业60%股权由喜地山国际实业有限公司持有。润山置业为开发“东方国际广场”项目曾向重庆信托融资24亿元,按照金融机构的常规操作,三家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人分别同重庆信托签署合同,承担上述24亿元信托借款及其利息等的连带担保责任。此后由于企业自身经营管理不善,自有资本实力不足和市场变化等种种原因,润山置业资金链断裂,不能清偿到期债务,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22日裁定受理润山置业破产清算,其实际控制人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依法拘捕。在此情形下,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银翔实业和渝江压铸及其实际控制人须承担偿还上述信托借款本息的连带担保责任。“润山置业处于大股东喜地山公司控制,喜地山开发项目有过度加杠杆的现象,东方国际广场项目至少需要10个亿自有资金,喜地山只投入了6个多亿,公司实力和开发项目严重不匹配,拖累了这两家同他们合作的小股东。”有重庆当地金融机构人士这样表示。重庆信托勇于担当今年以来我国经济形势发生了一些新变化,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民营企业的生产经营困境引发全社会广泛关注。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会后,各地纷纷落实会议精神,对符合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方向、有前景的民营企业进行必要的财务救助。2018年12月,从落实党和国家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政策考虑,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召开会议,协调相关各方研究为银翔实业和渝江压铸减轻担保责任额度,从而减轻两家企业经营压力,缓解其经营困境。与银行不同,信托计划是由众多合规投资者认购募集资金,任何决策需要经过受益人大会同意,这也增加了信托公司的决策难度。“有些投资者认为信托公司这样做降低了项目安全垫,并不完全赞同公司这样做,我们多次召开信托计划投资者协调会,逐一向众多投资者说明情况,并将抵押物保全和风险控制等情况向投资者做了详细介绍。”重庆信托相关人士这样表示。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重庆信托经过与投资者多次反复沟通,取得了投资者的理解和支持,在依法合规、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多方终于达成共识,与两家民营企业及其实际控制人签署相关《补充协议》,大幅降低了两家民营企业逾40亿元的担保责任额度。重庆信托方面表示:“公司将一如既往贯彻落实党和国家的各项大政方针,坚决贯彻落实重庆市委、市政府的各项决策部署,坚持依法合规稳健经营,敢担当善作为,积极服务好民营企业。”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8月末,重庆信托设立信托产品为民营企业提供融资服务余额1178.73亿元,占融资服务总额比重为62.68%。

10月18日下午,位于重庆市江北嘴的东方国际广场项目在“阿里拍卖”上被唯一一名竞拍人以31.92亿元的起拍价竞得。东方国际广场为重庆润山置业有限公司旗下项目,因公司资金链断裂,项目已于2017年6月停工。

“作为金融机构,一定要敢担当、敢作为,在终极风险可控的情况下,我们会全力以赴支持民营企业降低负债。”该负责人介绍,2018年重庆信托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企业发展从三个“担当”中得以体现。

曾向重庆信托借款24亿

第三个“担当”是,2018年重庆信托加大了对实体经济的投放,用实际行动支持实体企业,维护市场。“差异化选择市场”,这也是重庆信托的一个亮点。

“神秘”买家近32亿元竞得重庆江北嘴地标项目。10月1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润山置业的管理人,后者表示,由于买受人现在还只是交了保证金,余款还没有交,买受人自己考虑暂不对外公布身份,之后买受人将尾款交了,自然会公布出来的。按照规定,如果是线上支付的话,余款应在20个工作日之内支付完毕。

第一个“担当”是,2018年末,在民营企业经营困难之时,重庆信托分别与重庆渝江压铸实业有限公司和重庆银翔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及两公司实际控制人签署协议,大幅度降低两家企业及其实控人的关联担保责任额度,各方担保责任合计减少40多亿元,助力民营企业纾困发展再出发。

2010年,润山置业以14.4亿元购得江北嘴08号地块,该土地用途为商务金融用地,土地使用权面积为19235平方米,出让年限为40年。润山置业计划打造顶级城市综合体项目——东方国际广场。根据竞买公告,该项目规划建设规模27.38万平方米,按照三期建设,其中一期B栋于2014年9月6日办理预售许可,二期A栋于2015年7月17日办理预售许可,三期裙房尚未办理竣工验收,而整个项目也已于2017年6月全面停工。

2018年,重庆信托实现营业收入69.11亿元,利润总额47.62亿元,净利润28.06亿元,居行业第三位;人均净利润1859万元,保持行业首位。

每经记者 王琳 每经编辑 梁枭

重庆信托2018年年报显示,母公司不良资产期初数为0,期末数为0。重庆信托目前仍保持着集合信托产品兑付率连续17年100%、不良资产连续17年为零的纪录。

而在润山置业破产后,重庆银翔和渝江压铸及其实际控制人须承担偿还上述信托借款本息的连带担保责任。不过,去年年底,为纾困重庆民营企业,重庆信托将重庆银翔和渝江压铸的担保责任额度由24亿元降为4亿元,个人担保责任额度也由24亿元降为1亿元。

5月8日,用益信托研究院发布的信托公司综合实力排名(2018-2019)显示,重庆信托位列第二位,紧随中信信托之后。重庆信托最新的信托行业评级结果也维持了最高评级“A级”。

东方国际广场项目的拍卖源于,喜地山国际资金链断裂最终导致润山置业资金链断裂。润山置业也在2017年12月22日被法院受理破产清算。

三个“担当”助力实体经济

“阿里拍卖”的公告显示,此次拍卖仅有1条竞买记录,即10月18日14点29分,竞买号为“M1506”的买家以31.92亿元的起拍价成交。那么,这位买受人是谁?

第二个“担当”是,在2018年资本市场出现大幅波动的情况下,重庆信托没有强制平仓任何一只股票。“我们选择等,因为强平一家,就会带动十家、二十家,甚至波及整个市场。”该负责人表示:“我们觉得当时的市场已经跌无可跌了,只是受到了恐慌情绪的影响。”

拍卖余款支付或待协商

重庆信托相关负责人坦言:“规模不高的背后,除了对风险的严格把控,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要牢牢抓住信托的本源。这虽然并不意味着不做通道业务,但通道业务不是重庆信托的主要业务,我们仅仅把它作为‘配餐’,而非‘主食’。”

润山置业成立于2009年6月,是由喜地山国际实业有限公司、重庆渝江压铸有限公司、重庆银翔共同注资成立,注册资金4亿元。三家股东股份占比分别为60%、20%、20%。

该负责人表示:“现在回头看,我们的行动,不仅帮企业渡过了难关,也抓住了市场的机遇。这一点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很难。”

根据重庆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官网消息,为开发东方国际广场项目,润山置业还曾向重庆信托融资24亿元,其三家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人分别同重庆信托签署合同,承担上述24亿元信托借款及其利息等的连带担保责任。本次竞买公告显示,拍卖标的中的一期B栋及二期A栋在建工程已设置抵押,抵押权人正是重庆信托。

“2018年重庆信托最大的亮点,就是服务实体经济。”前述重庆信托相关负责人说,截至2018年末,公司设立信托产品为实体经济提供融资服务余额为1505.96亿元,占融资服务总额的79.97%,其中,为民营企业提供融资服务余额1450.23亿元,占比77.01%。

此前有重庆本地自媒体猜测,此次竞拍的买受人可能就是重庆银翔。“每一家公司来的话,肯定不会那么直接,它背后是代表什么公司过来的,我们就没有去深究了。作为管理人,我们最关心的是,余款是否在指定的期限内支付。”上述润山置业的管理人向记者表示。事实上,该管理人甚至不愿意透露买受人是否为重庆本地企业。

日前,重庆信托相关负责人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信托公司只有不断强化主动管理能力,严守风险底线,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人民群众,才能在市场竞争中立足。如何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内,找到既符合国家政策导向,又能够带来良好商业回报的实体行业,并深耕、发掘行业潜力,是信托公司未来发展的关键。”

竞买公告显示,鉴于标的物成交价非常高,在不影响交纳标的物处置税、费以及清偿润山公司债务的前提下,买受人与管理人可就拍卖余款支付达成一致意见。“线下的话,我们需要有一个比较详细的沟通之后才能够确定,因为这笔资金确实非常大,要是买受人全部以现金的方式交可能有难度的话,不排除会协商的可能性。”上述润山置业的管理人向记者表示。

严控风险“护航”稳健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来自启信宝的信息显示,重庆银翔的绝大部分股份已在2018年7月17日被司法冻结。此外,重庆银翔旗下子公司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在去年也遭遇资金困境,一度“停工待产”。不过,根据北汽银翔官方微信号的发文,今年8月30日,重庆市政府与北汽集团正式签署了推进北汽银翔战略重组协议。

“宁可错过,不可做错”,这八个字是重庆信托的展业底线,也是重庆信托的风控准则。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重庆2017年以来最大宗的破产清算拍卖案,也是2017年实施司法网络拍卖以来,重庆市金额最高的标的。

正是因为对风险的严格把控,重庆信托的信托资产总额一直处于行业中游。截至2018年末,重庆信托信托资产总额1904.69亿元,较年初增加22.36亿元。

尽管有重庆本地自媒体猜测,此次拍卖的买受人或为润山置业股东之一重庆银翔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但润山置业的管理人10月19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由于买受人现在只是交了保证金,余款还没有交,买受人考虑暂不对外公布身份。

重庆信托对风险的控制非常严格,公司也因此尝到了甜头。据该负责人透露:“很多风险项目都是从我们脚底下、桌面上溜走的,有几个市场上后来爆雷的项目,当时业务部门曾多次向公司风控委员会提报,都最终被我们否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