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熊取胆刺痛公共道德神经

通过22日养熊基地开放日,舆论对活熊取胆的讨论并未有降温的迹象,归真堂是否达到了预期目的?对于一些慈善组织打算发起的恶意收购,进而退出活熊取胆业的做法,归真堂大股东是怎么看?  继22日鼎桥创投给出回应表示不会让这一收购得逞后,昨日,包括归真堂高管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再度代表大股东,直言这一所谓收购是一种炒作,旨在圈钱。  不回应“敌意”收购  东南大酒店三楼,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董事长蔡资团、董事总经理陈志鸿接受了6家媒体的专访。针对SOS白一鹏在内的动物慈善组织提出的收购案,陈志鸿直言不会对这一炒作和圈钱行为作出回应。蔡资团更是直言,即便上市被阻,邱妈妈(邱淑花,归真堂创始人)也不会放弃像自己儿子一样的养熊业。  记者:包括中国SOS创始人白一鹏在内的几名公益人士以1.2亿元发起的收购归真堂股份,对于此事,昨日鼎桥创投总经理已经表示他们没有出售归真堂股份的计划,那么,归真堂大股东对此事的态度是什么?  陈志鸿:我们不想回应这种事情。他们这么做就是旨在炒作、圈钱。如果要收购的话,他们可直接来跟我们来谈。  记者:那么,你们收到收购函了?  陈志鸿:如果随便一封信来了,我都要回复,还要限时回复,这个事情没法做了。  记者:如果是因为亚洲动物基金的反对而上市受阻,归真堂会不会考虑退出养熊业?  蔡资团:我们会一如既往地走下去,即便上不了市,邱家不会退出。邱妈妈不会答应,黑熊在邱妈妈眼中,就如同自己的儿子一般。他们收购完了,会给月熊结扎掉,以后就不要再生育了。我们尊重动物保护主义,但我们反对极端的动物保护主义者,我们认为不应该把人的利益和动物的利益对立起来。  记者:如果上不了市,通常创投都会考虑退出,目前归真堂已经有两家创投入驻。  蔡资团:那要商量,法律规定,创投进入到了一年后,是可以转让的。  活熊取胆行业究竟是怎样一个赚钱的行业?  蔡资团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直强调,AAF等组织之所以要求取缔活熊取胆行业,是因为“这里面巨大的经济利益是不言而喻的”。  那么,这当中究竟有多大的利益?依据上述两位归真堂的高管表述,一是肝病用药市场存在巨大经济利益的博弈。二是熊胆行业是一个赚钱产业。  依照陈志鸿昨日给到记者的数据,按每头熊每天投入60元费用计算,归真堂600头月熊一年饲养费用是1314万元。而按照400头月熊每天抽140毫升胆汁,大约8毫升胆汁产出1毫升熊胆粉,再按每克118元的单价计算。全年的熊胆粉和熊胆胶囊若能够全部卖掉,可卖30149万元。  记者:目前归真堂的营业收入大概在多少?  蔡资团:现在我们的营收在1~2个亿元。  上市首个目的是融资
海外上市暂不考虑  记者:归真堂上市的目的是什么?  蔡资团:首先是融资的目的,而融资是希望医药现代化,公司生产出成效更好的药品来服务更多的人。二是希望通过上市促进治理结构的规范性,归真堂作为一个从家族企业发展而来的公司,要发展,必须走规范化的路子,治理结构的规范有利于公司将来的发展。  记者:昨日,归真堂董事、鼎桥创投总经理表示归真堂如内地上市受阻,将考虑香港等海外上市,大股东是否也有这个打算?  蔡资团:张志鋆的观点,需要股东大会通过。从现在为此,公司并未有海外上市的计划,因为海外环境很不利,海外对中药本身就是抵制的。  【编辑:尚艳】

来自各地的记者在拍摄活熊基地内养殖的活熊。
当日,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向社会开放其养熊基地,参访人员可现场考察生态养殖、引流活熊胆汁的全部过程。
新华社记者魏培全摄

2012-02-10 14:32 ■“归真堂上市”追踪

拟IPO企业财务核查自查阶段一结束,此前信誓旦旦对外表示正准备材料将继续推进IP
O的归真堂,近日已经消失在了证监会最新公布的拟IPO企业名单中。归真堂方面昨日回复给南都的说法是,公司于上周递交终止审查申请,原因是“目前上市时机不成熟”,“公司已计划在3年内开设600家门店并择机再启上市”。

2月18日,公益慈善组织“中国SOS求助”创始人白一鹏再次陷入被动。10天前,他给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多名股东发出了股权收购函,却并未得到任何回复。

在商业诱惑与道德底线之间,以活熊取胆为主营业务的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排队登陆创业板又有新进展———前日,公益慈善组织“中国SOS求助”创始人白一鹏联合几位自然人,向归真堂和相关创投机构发送了快递函和电子邮件,拟以1.2亿元收购归真堂股权。而亚洲动物基金继续为阻止归真堂上市呐喊,反击中药协会的“阴谋论”。

对此,一直反对归真堂上市的亚洲动物基金昨日指出,彻底终止养熊业仍然任重道远。

历史再次重演。2011年,归真堂上市第一次引起媒体关注时,白一鹏就曾筹资5000万元意图收购归真堂,阻止其上市计划,但结局是铩羽而归。为了保护黑熊,“收购”似乎成了白一鹏阻止“活取熊胆”的归真堂上市的唯一办法。

分析人士表示,归真堂上市面临巨大政策风险。公司不仅被质疑违反证监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且旗下一款“熊胆茶”更涉嫌违反国家林业局、卫生部、工商总局相关规定。同时,随着《动物保护法》和《反虐待动物法》等法规出台,活熊取胆行业有望被取缔。这对过度盯着商业利益或资本前景的风险投资资金来说,或许也是一个警示。

两家重仓创投被套

目前,中国是唯一一个大规模活熊取胆的国家,归真堂的上市让这个神秘而又听上去血腥的产业揭开了面纱。

收购函发给3家创投

“公司未来再启IPO的事需要与股东商量。”归真堂总经理陈志鸿昨日对南都记者如是说。这家主营业务为黑熊养殖、熊胆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于2009年刊登上市辅导公告,正式走上IPO之路。不过,其IPO计划却在2012年2月证监会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公布IPO申报企业基本信息表后,变得异常坎坷。

活取熊胆的不只归真堂

继亚洲动物基金等多家慈善机构欲正面拦截归真堂上市后,公益慈善组织“中国SO
S求助”创始人白一鹏联合几名公益人士,希望以收购归真堂股权的方式,侧面阻击归真堂IPO并助其转型。

依照归真堂的资金募集计划,其上市融资后要投向的项目包括“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和“年存栏黑熊1200头,年繁殖黑熊200头”。而这一欲扩大熊胆产业规模的投资项目,却遭到动物保护人士的强烈反对。

归真堂属于家族企业,其大股东是以邱淑花为代表的邱家,其余的股东是3家创投公司,即鼎桥创投、澄辉创投和鑫澳创投,以及几个自然人,而鼎桥创投还是澄辉创投的管理方。

据悉,白一鹏联合几位自然人筹措了1.2亿元,2月8日发了快递函和电子邮件给归真堂和投资机构鼎桥创投、澄辉创投、鑫澳创投。白一鹏向媒体表示,在2011年归真堂上市风波引起关注时,他曾计划对归真堂进行股权收购,阻止其上市融资。当时,白一鹏筹措的收购资金为5000万元,资金不足。

对于IPO最终被终止审查一事,归真堂对外事务部门昨日仅强调“时机不成熟”。而亚洲动物基金对外事务总监张小海则告诉南都记者,这是全体反对活熊取胆的动保人士抵制的结果。

导火索还是归真堂出现在IPO待审榜单之中。2012年2月8日,亚洲动物保护基金会公开谴责活熊取胆残忍,并表示一旦归真堂上市,势必将有更多的黑熊受到不人道待遇。随后,亚洲动保公布了血腥的活熊取胆照片,深深地刺痛了公众柔软的神经。

活熊取胆刺痛公共道德神经。“活熊取胆的公司们扮演着一个残忍的角色,作为这类公司的领头羊,如果它成功上市了,世界将更加残忍,很多人会效仿。人类,归真堂,黑熊都是地球的孩子。大经济环境不好,几个兄弟凑钱出来也不容易,希望归真堂珍惜。”白一鹏这样表示此举的初衷。

受IPO遇阻影响,两家此前重金投资归真堂的创投被套,有此前考察过归真堂的创投界人士指,市场环境不佳与此次IPO被终止审查,预计创投对归真堂今后会趋谨慎。

在国家专利局网站上,归真堂有三项专利授权,分别是:“一种人工加工熊胆粉及其制备方法
”、“一种保肝组合物及其制备方法
”和“一种抗肝纤维化的中药组合物及其制备方法与药物制剂”。由此可见,对于归真堂来说,“活取熊胆”是企业生产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与此同时,亚洲动物基金针对中国中药协会主动向媒体发函,指亚洲动物基金阻击IP
O有“阴谋”一事,亚洲动物基金方面严词回复:“我们为之感到愤怒。该等说法对亚洲动物基金及其工作造成了伤害。我们目前正在就此事征求律师的意见。将会与中国中药协会交涉,要求其赔礼道歉并撤回其歪曲事实的说法。”

加速拓展零售终端

在中国,熊胆粉被用于一百多种中成药中,从养熊的农户、熊场、到药企,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利益链。根据群益证券2011年底发布的研究报告,中国目前的野生和家养熊分别有1万多头,每年熊胆粉总产能为30吨-35吨。

归真堂转型路漫漫

“现在比IPO更重要的事情是排除干扰、集中精力进一步发展壮大,尽快增加新的熊胆粉中成药品种,深度开拓和广度延伸销售渠道。在未来时机成熟时,公司将不排除择机再启IPO。”依照归真堂昨日回复给南都记者的最新说法,此次IPO终止后,公司将力争在三年内开设600家门店、五年内实现10亿元销售额的目标。不过,对于600家门店的建设资金筹措问题,归真堂方面则未给出具体说法。

上海凯宝药业有限公司在创业板上市,该公司主打产品痰热清注射液的主要原材料是熊胆粉。该公司预计,2012年对熊胆粉的年需求量将增加到18.14吨。上海凯宝的五大供应商主要来自东北、川渝地区,如黑龙江黑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省绿野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等。

白一鹏希望能帮助归真堂转型。“归真堂上市最主要驱动力是为了钱,为了公司壮大,”白一鹏说,“几个朋友拼上身家,出钱出资源出力气,帮助转型或商购股份,只要其放弃活熊取胆,用现有技术转型成一个受人尊敬的制药公司。”

归真堂总部所在地惠安的当地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该公司在惠安的门店依旧是2家,未见新开门店。但该位熟悉归真堂的人士同时指出,因其产品质量较好,归真堂近年来销售情况不错。

熊痛不痛你怎知道?

据了解,在此次计划出资收购归真堂股权的合作伙伴中,有的拥有海外市场的营销渠道,有的拥有医药领域的市场经验。一旦入股成功,他们将以股东的身份让归真堂的发展逐步脱离“养熊取胆”行业。

来自归真堂的官网也透露着这家公司扩张的信息。公司动态显示,归真堂2013年营销大会,已经将“抢占高品质熊胆制品领袖品牌”作为公司的发展战略。该动态信息还显示,归真堂已牵手北京福来品牌营销顾问机构,欲大干一场。

在一场动物保护跟利益角逐的大戏背后,值得思考的是,“不预设计立场”和无利益瓜葛,应是第三方的应有之义,无论是中药协会还是动物保护组织,他们的背后总有利益的身影,让一场道义的PK笼罩在利益的阴影下,谁才是真正有爱心的人?

类似的思路也存在于亚洲动物基金。据悉,该基金会在内地开始运作时就与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有明确协议:救助500头处境恶劣的熊,并淘汰养熊业。四川省林业厅也同意不再批发新的养熊业执照。亚洲动物基金还出资收购养熊企业的执照和黑熊,让企业主使用这笔补偿金转业。

动保组织抛“多赢”方案

“活熊取胆”的视频、图片,在网上引起了强烈关注。包括央视在内的众多媒体都对此做了报道。而近期归真堂开放养熊场的举动,却让反对者的怒火“烧”得更旺了。

归真堂的股权会否被转让?白一鹏表示,归真堂的三家属地江苏的股东———鼎桥创投、澄辉创投、鑫澳创投似已萌生了退意。

“如从事熊胆的上市公司越来越多,要解决‘活熊取胆’的问题就会越来越难,因为会牵涉到股民的利益。”这是张小海的看法。张小海昨日指,亚洲动物基金并不针对归真堂,亚洲动物基金愿意抛出一个“方案”,在不伤及患者和药企利益的前提下,逐步解决“活熊取胆”的问题。

从事“活熊取胆”的药企归真堂谋求上市而引发动物保护组织和网民的质疑,并逐渐演变为行业协会、动物福利慈善机构和网民及环保人士关于活熊取胆与野生动物保护的激烈争论。

但情况也许并不乐观。南都记者昨日致电鑫澳创投时,对方以“领导还没回来”为由婉拒采访。此前有媒体报道,鼎桥创投等早在2009年9月底就入股归真堂,合计向归真堂增资7650万元。这意味着,白一鹏方面所筹措的1.2亿元资金,恐怕难以动摇归真堂控制方的控股地位。

依照亚洲动物基金的设想,这一方案的内容是通过设立过度时间表,在过度期间减少滥用,同时加快人工熊胆开发。“目前国内熊胆原料已经有30多吨,而在2006年8000斤即可满足患者需求。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增长,主要是不少过剩的产能被用于了保健品,而不是用于治病救人的关键领域。”张小海进一步指出。

加入这场争论的有前政府高官、大学教授、文学作家以及各界名流,还有更多网友。不久前,姚明也加入了反对者行列,这位家喻户晓的篮球明星与杨澜等社会知名人士表示支持动物保护组织,呼吁抵制归真堂上市,解救黑熊。

“十日之内,就是截至2月17日如果收不到商谈回复,那只能接受好心无缘的结果了。”白一鹏说。

不过,归真堂方面并不认同“活熊取胆”说,在归真堂看来,“人工养殖活熊造瘘引流取胆汁”才是正确的说法。

归真堂为了证明黑熊“不痛苦”,邀请数百位媒体人员参观养熊场,现场观看“活熊取胆”,然而收效甚微,在随后座谈会上依然“针尖对麦芒”,还引出一串雷语,例如:众反对者责问:“我们想知道它怎么能让熊不痛?你怎么知道它不痛?”答:“那你怎么知道它痛?”

被指违反IPO办法敲响创投警钟

东方传统医学将熊胆用于医疗已有千年历史。对于此番针锋相对,北京大学教授夏学銮对中新社记者指出,抛开背后的利益纷争,这起事件表明中国社会文明的一个现象,人们除了关注自身福利以外,动物福利的观念也在不断普及。

有分析人士质疑,归真堂违反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数条规定。

实际上,人无法得知“熊的感受”,在亚洲动物保护基金等看来,“活熊取胆”本身就非常残忍,根本不应该在文明社会存在。归真堂所表现出的看似开诚布公的做法,展示黑熊“没有痛苦”的状态,只会加深观看者的反感情绪。

首先,IPO办法第12条规定“发行人生产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卫生部明确规定,不再批准以熊胆粉为原料的保健品,而2010年新版《中国药典》已不再新增濒危野生动物药材资源,并去除虎骨、犀角、熊胆等,合理引导如人工麝香、人工虎骨等替代品用于药材。

而之所以有许多医学专家和前政府高官力挺“活熊取胆”,这其中亦有中国社会所特有的传统因素。中医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文化中的一部分,中药材中就包括许多动物器官被认为有治疗奇效,例如熊胆、虎鞭和犀牛角等,由此人们自古便形成“利用”动物的概念,延续至今。

其次,IP
O办法第14条指出“发行人不存在经营环境变化,影响盈利能力”。近年来,有关部门颁布法规,限制熊胆使用,同时,熊胆制品的市场经营环境也发生着巨大变化。

为什么不选人工合成

另外,IPO办法第26条规定“发行人3年内不存在损害公共利益行为”。据媒体报道,在福建厦门市的一家归真堂直营店有熊胆茶相关产品。该产品并没有保健食品的批准字号。

国家药监局资料显示,截至2011年12月31日,全国有37家企业生产的熊胆粉和19家企业生产的熊胆胶囊,获得了国家药监局颁发的药品批号。另有186种其他厂家生产的各类熊胆药品获得国家药监局颁发的药品批号;另据公开信息,至少有10家熊胆药品生产企业的黑熊养殖数量,超过归真堂。但归真堂无疑是撞到了枪口上。

中国保健协会秘书长贾亚光表示,熊胆粉用在保健品中很早就不被批准了。据悉,2001年9月,卫生部发出通知,表示不再批准以熊胆粉和肌酸为原料生产的保健食品。2004年底,国家林业局、卫生部、工商总局等联合发文,进一步限定熊胆粉的使用范围,只有特效药、关键药等重点成药品种和重点医院才能使用熊胆粉。

根据亚洲动物保护基金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张小海为《中国经济周刊》所做的测算,归真堂上市筹资将主要用于“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和“年存栏黑熊1200头、年繁殖黑熊200头”两大项目。“根据我们的调查,以一头熊平均一年可生产3公斤熊胆粉计算,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至少需要1300多头熊的胆汁。”

“如果归真堂不能拿出充分的材料证明活熊取胆不是野蛮落后残忍,其产业发展就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广东经天律师事务所郑名伟律师说。

张小海认为,归真堂可以通过转型解决困境。“根据我们掌握的信息,熊胆完全可以用人工药品和更容易采集的中草药来替代。”

而如果归真堂获批上市,投资者也将面临巨大的投资风险:活熊取胆行业未来有被取缔的可能。

科学传播公益团体科学松鼠会日前表示,合成的“熊去氧胆酸”完全可以替代熊胆,而且比熊胆更有优势——杂质少,有效成分含量稳定。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教授常纪文表示,去年6月底,《动物保护法》和《反虐待动物法》的专家意见就通过中国社科院递交给了全国人大法工委,他们也将积极督促全国人大对此作出反馈。C
EO品牌管理有限公司首席构架师杨曦伦也坦言,熊胆制品作为特殊产品,在进行生产之初就应该有遭遇此种危机的准备。随着动物保护意识的增强,这种反对声音肯定会出现。

2月20日,《中国经济周刊》联系到时任沈阳药学院测试中心主任王永金,他曾参与最早的“人工熊胆”课题项目研究,他证明,我国的人工合成熊胆产品早已通过临床测试,具备批量生产的条件。

在近年国内涌动的IP
O大潮下,这也将给那些只盯着资本前景的创投敲响警钟。华创天成股权投资基金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完全是利益的驱动,资本作祟,像这样的项目再盈利也不能上市。

王永金认为,1988年,中国引入流管取胆设备,在吉林、辽宁、黑龙江、四川、福建等地区,“养熊取胆”已经成为农民致富的新途径。“如果人工合成技术被推广应用,会有大量农民和养殖户受损,地方政府也会有压力。”

归真堂IPO相关信

近30年来,人工熊胆项目被一再搁置,直到归真堂上市风波才唤起了公众对于这个老项目的关注。“人工合成的熊胆粉的价格是国内天然熊胆粉价格的2~3倍,这也是归真堂迟迟不肯引入人工合成技术的根本原因,成本太高。”林瑞达分析说,归真堂一直稳居国内肝胆药品市场第一,成本低廉,售价较低,一旦转型,价格优势不再。

●拟登陆创业板

2月14日,由全国政协常委冯骥才、著名歌手韩红、著名主持人崔永元等72位名人联合签名的《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吁请函》,由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工作人员送交到了证监会,希望借此阻止归真堂上市,进而在即将到来的全国“两会”上呼吁尽早立法取缔备受诟病的活熊取胆业。

●上市保荐机构:万联证券

●会计师事务所:天健正信

●律师事务所:国浩律师

●创投机构:江苏鼎桥创投等7650万元入股

归真堂被指有违IPO办法多条规定

1、违反第12条规定“发行人生产符合国家产业政策”

2、违反第14条规定“发行人不存在经营环境变化,影响盈利能力”

3、违反第26条规定“发行人3年内不存在损害公共利益行为”

原标题:归真堂“活熊取胆”遇资本阻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