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发布停车位规划 年内预计新增5477个停车位

  天弘肖志刚:汽车不行了,是因为停车位...

昨日,西城区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发布区内停车位台账和未来规划。预计今年内,该区计划建设停车场项目18个,新增车位5477个。截至本月中旬,已新增停车位687个,正在施工的停车场5个,预计还将增加车位736个。
目前,该区共有各类停车场1277个,车位162813个。其中,经营性停车场726处,120955个车位;非经营性停车场551处,41858个车位;居住车位数73098个,出行车位数73934个。全区机动车保有量41.2万辆,停车缺口约18万个。
摸清家底儿,查漏补缺。未来五年,该区计划新建停车场30处,新增停车泊位6000个,改扩建停车泊位10000个。
新车位建设过程中,满足停车依靠“拼”和“挤”。
所谓拼车位,主要是指错时停车。比如在北大医院,60辆职工车辆白天停放华裕园居住区内,将医院内的车位全部留给患者,夜间医院部分车位向周边小区居民开放。而金融街丰汇园居住区将地下车库的3至4层170个临时停车位向周边丰汇时代大厦的入驻企业开放,白天工作时间供单位停车,夜晚供小区居民使用,车库全天出租率达到80%以上。
挤车位的方式则更多。临时用地被重新规划。在景山西街环境整治项目中,利用拆迁腾退的土地进行停车场建设,增加了停车泊位120个,有效缓解了故宫、北海公园、景山公园旅游景点及周边平房区车位紧张状况。官园批发市场西侧儿童城拆迁腾退的土地、新华印刷厂北侧的用地、大木仓33号老西单饭店院内土地也被改建成停车场,新增停车泊位330个。
还有一部分停车场“长个儿”。以德胜科技园区为例,原本只能停放五六十辆车的平面停车场,被改建成钢架结构的四层停车楼,能容纳229辆车。白云观西侧绿地地下停车库项目也已启动,设置240个停车位,目前已完成工程总量的80%,预计8月底全部完成。
一批胡同则干脆改成了“单停单行”。目前,有关部门正在普查该区单行线及8米以下、6米以上胡同道路,初步确定采取单行、单停道路共13条,拟增设车位286个。同时,在5个老旧小区内实施单停单行试点。协调西城交通支队在条件允许的路侧进行限时停车,设置限时标识、标线。如平安大街南侧、西外南路从晚七时至早七时,可由两侧居住区居民及单位临时停车。
来源:北京日报 2011-8-1

东西城成立违停管理小分队,每天早7点到晚7点15分钟巡视一次

威尼斯app 1

  来源:维基揭秘  作者: 肖志刚

西城区发布停车位规划 年内预计新增5477个停车位。昨日,西城区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发布区内停车位台账和未来规划。预计今年内,该区计划建设停车场项目18个,新增车位5477个。截至本月中旬,已新增停车位687个,正在施工的停车场5个,预计还将增加车位736个。
目前,该区共有各类停车场1277个,车位162813个。其中,经营性停车场726处,120955个车位;非经营性停车场551处,41858个车位;居住车位数73098个,出行车位数73934个。全区机动车保有量41.2万辆,停车缺口约18万个。
摸清家底儿,查漏补缺。未来五年,该区计划新建停车场30处,新增停车泊位6000个,改扩建停车泊位10000个。
新车位建设过程中,满足停车依靠“拼”和“挤”。
所谓拼车位,主要是指错时停车。比如在北大医院,60辆职工车辆白天停放华裕园居住区内,将医院内的车位全部留给患者,夜间医院部分车位向周边小区居民开放。而金融街丰汇园居住区将地下车库的3至4层170个临时停车位向周边丰汇时代大厦的入驻企业开放,白天工作时间供单位停车,夜晚供小区居民使用,车库全天出租率达到80%以上。
挤车位的方式则更多。临时用地被重新规划。在景山西街环境整治项目中,利用拆迁腾退的土地进行停车场建设,增加了停车泊位120个,有效缓解了故宫、北海公园、景山公园旅游景点及周边平房区车位紧张状况。官园批发市场西侧儿童城拆迁腾退的土地、新华印刷厂北侧的用地、大木仓33号老西单饭店院内土地也被改建成停车场,新增停车泊位330个。
还有一部分停车场“长个儿”。以德胜科技园区为例,原本只能停放五六十辆车的平面停车场,被改建成钢架结构的四层停车楼,能容纳229辆车。白云观西侧绿地地下停车库项目也已启动,设置240个停车位,目前已完成工程总量的80%,预计8月底全部完成。
一批胡同则干脆改成了“单停单行”。目前,有关部门正在普查该区单行线及8米以下、6米以上胡同道路,初步确定采取单行、单停道路共13条,拟增设车位286个。同时,在5个老旧小区内实施单停单行试点。协调西城交通支队在条件允许的路侧进行限时停车,设置限时标识、标线。如平安大街南侧、西外南路从晚七时至早七时,可由两侧居住区居民及单位临时停车。
来源:北京日报 2011-8-1

东西城压斑马线等严重违停一律拖离

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联合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6月9日发布《2016停车行业发展白皮书》。图为北京市停车市场情况。
吴巧 摄

威尼斯app 2

从今年5月1日起,《北京市机动车停车管理条例》(以下简称《停车条例》)已正式开始施行,东城区、西城区交通支队在原有违章停车执法人员的基础上,成立了由民警、辅警和协管员组成的“静态管理小分队”,可实现从早7点至晚7点每15分钟巡视一次。

中新网北京6月9日电
人人都喊“停车难”,唯有“魔都”最当先。去年,内地停车市场消费共计4000亿元。北京的停车位缺口达355万个,比全上海的机动车保有量都多。深圳停车难的程度与北京旗鼓相当,但较之上海,完全不在同一层级。上海全市停车位只有60万个,相当于每个车位有5辆以上的机动车等着停。

  天弘基金肖志刚,是一个思维活跃想法百出的基金经理,且乐于分享。

威尼斯app 3昨日,东四北大街,东城交通支队东四大队的“停车管理小分队”在巡查违法停车。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这是今天下午发布的《2016停车行业发展白皮书》所显示的内容。

  在天弘永定价值的二季报中,他花了很长的篇幅,分析了汽车销量为什么得不到好转的原因,并且得出延伸的结论,“未来的投资与选股,将重点回避会明显受到物理空间约束的产业。”

各条大街每1.5公里1组、每组2人

威尼斯app 4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联合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6月9日发布《2016停车行业发展白皮书》。图为上海市停车市场情况。
吴巧 摄

威尼斯app 5

自今年5月1日北京市实施《北京市机动车停车管理条例》之后,东城区、西城区交通支队在原有违章停车执法人员的基础上,成立了由民警、辅警和协管员组成的“静态管理小分队”,并为每名执法人员配齐执法装备,配发“停车管理”臂章作为小分队统一标识,严格落实每条大街每1.5公里1组、每组2人,7时至19时期间每15分钟巡视一次的标准。此外,在主要大街各大队还专门设置了守望岗,以此为圆心,保障整条大街的管理秩序。

该白皮书由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联合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发布。这是中国首部全面展现城市停车行业发展历程、发展政策、技术环境及区域特点的综合研究报告。白皮书综合介绍了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停车行业发展情况。

  截至8月19日,天弘永定价值成长今年以来的业绩为32.58%,在2804只同类基金中排名577位(来源choice)。

昨日下午,东城交通支队东四大队的“静态管理小分队”在辖区内再次开展针对违章停车的专项整治。在东四北大街的一家洗浴店门前,一辆白色的越野车违章停放在非机动车道内,“静态管理小分队”随即对违章停车车辆进行处罚,由交通协管员对其进行拍照取证,交警出具处罚决定书。

白皮书显示,2016年,北京市汽车保有量548万辆,但停车位只有193万个,平均每2.84辆车分享一个车位,车位缺口355万个。

威尼斯app 6

无牌车辆找不到车主将被拖离

深圳市汽车保有量324万,停车位总数111万,平均每2.92辆车有一个车位,这与北京的2.84相差不大。

  以下为肖志刚的分析全文:

东城交通支队东四大队副大队长任永杰告诉记者,此前负责停车管理的协管员往往属于兼职,还要承担其他许多工作,从5月初开始,大队从其他岗位上调入部分人员,专职从事停车管理工作。目前在东四大队等基层交通队当中,参与街头巡逻、管理违章停车的协管员数量已增加一倍以上。

上海市机动车保有量虽然只有322万,还不到北京的六成,但停车位总数仅区区60万个,平均每5.37辆车才分摊到一个车位。

  2019年5月份的乘用车销量同比下降17.37%,逐级下降趋势已经持续了一年,各地也纷纷出台各种刺激政策,但实质性的销量好转仍看不到。要想让形势出现根本性扭转,就必须找到真正的原因。 

“对车内有驾驶员的我们会进行先期劝离,劝阻无效由民警直接进行现场处罚,并强制驶离。另外,每条大街安排2辆至4辆清障车参与整治,对占压盲道、消防通道、斑马线等严重违停车辆一律进行拖离。”任永杰表示,在严管的同时,交管部门还将联合街道、居委会,入区、入户、入单位、入学校进行宣传,对此次停车整治工作进行说明,争取群众的支持。

威尼斯app 7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联合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6月9日发布《2016停车行业发展白皮书》。图为深圳市停车市场情况。
吴巧 摄

  深究起来,汽车使用环节的空间约束,可能真正开始成为了汽车购置的实质性障碍,简单来说就是停车难的问题。 

东四大队的交通协管员侯艳告诉记者,自从成立“静态管理小分队”以来,他们巡逻的频次明显增加,东四北大街等道路上的违章停车现象也有所减少。“我们执勤的时候,也会看到一些车辆不悬挂号牌,如果找不到车主的话,我们就会叫来拖车将其拖离。”侯艳说。

清华同衡是清华控股旗下唯一以城乡规划设计与研究咨询为主业的成员企业。2014年,它成立了国内首家静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所,标志着停车场规划设计作为一个独立业务走向市场。

  先来看一组数据,2018年的乘用车销量是2367万辆,十年前的2008年乘用车销量是674万辆,按照十年淘汰周期来简单匡算,2018年的乘用车保有量增加了1692万辆。简单按照每辆车需要33.3平方米的停车面积来算,每亩地可以停20辆车。这1692万辆新增的乘用车,粗算结果是需要85万亩土地来停车。 

威尼斯app,■ 措施

在停车场方面,白皮书显示,北京共有6674个停车场,平均每个停车场有289个车位。上海的停车场只有2607个,平均每个停车场有230个车位。换言之,上海每个停车场的平均规模相当于北京的八成。

  而根据自然资源部的《2016年国土资源公报》显示,国有建设用地的供应包括四大类,分别是工矿仓储用地、商服用地、住宅用地和基础设施用地。其中当年全国住宅用地供应面积是7.29万公顷,即109万亩。而乘用车基本上可以默认是必须停在住宅用地的。尴尬的问题是,这109万亩是用来盖房子的,用来住人的,不是用来停车的。从土地供应的角度,专门的家庭用车的停车问题凸显,基本上是默认靠地下停车位、小区地面停车位、路边停车位来解决。可汽车工业发展到现在2400万的体量,对停车用地的需求,已经大到需要国土资源层面来考虑扩大供给的阶段了。 

16条严管街逐一制定违停治理方案

白皮书显示,2016年,北京市各区备案的停车位数量排名“前三甲”依次为朝阳区47.2万个、海淀区28.3万个、丰台区27.3万个。这三个区的停车位去年增量较大,处于“第一梯队”。

  前面讲的是宏观总量上停车用地的供需矛盾,接下来再看看微观的停车体验。以北京三环内的东西城区为例,按照现在北京每年10万个车牌的发放量水平,东西城常驻人口220万,占北京常驻人口1/10的比例来推算,东西城区居民每年能摇中1万张车牌,意味着东西城区每年的停车需求增加1万辆车的对应面积。 

北京市交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进入五月份以来,交管部门对东、西城静态交通秩序严格管理,加强重点大街巡视执法,严厉查处违章停车行为。

东、西城区位于北京市中心,区域面积小,人口密度大,备案停车位分别有9.5万、13.4万个。相对于东城、西城这样的城市核心区,大兴区可谓“地域辽阔”,但大兴却只有9.4万个备案车位,甚至比文物保护单位“摩肩接踵”的东城区还少了1000个车位。

  供给方面,按照两区政府2017公布的数据,东西城的备案车位数是22.2万个。考虑到东西城区已有的乘用车保有量应该在50万辆左右,早已将这22.2万个备案车位占满了。同时东西城区2018年由于新建住宅而新增的车位数,可以根据2018年两区的新建住宅成交266套来推算,新增小区车位266个。 

“《停车条例》已于5月1日起开始施行,按照要求,交管部门将在全市开展静态停车秩序整治行动,特别是东西城16条严管街,为此交管部门对16条严管街逐一制定了针对性、个性化整治方案。”北京市交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方案明确每条道路的责任领导、责任民警和协管员,强调岗位时间和整治要求,确保组织领导到位。

正在大举建设城市副中心的通州区,情况比大兴也好不到哪里,备案车位数只有10万,数量比金融街等所在的西城区少3.4万个车位。

  现实情况就是,大家都把停到了小区外的道路车位上,甚至连道路车位都开始不够了。那么,再来看看道路车位的供需情况。每年新增的1万辆新车,假设只能停在道路两侧车位上,需要多少道路呢?因为有的道路两侧不能停车,有的只能停一侧,有的可以停两侧,现在按照1.5侧来计算,1公里长的道路,相当于1500米长的单侧停车位,大概可以停200辆车,1万辆车大概可以停满50公里的道路。而东西城区的道路总量,2018年的最新数据是合计732公里,其中当年新增13公里道路,全部来自东城区,而西城区2018年道路新增里程为0。 

同时,交管部门完成对路侧车位的初划及清除;扩大了禁停标线的施划范围,补齐、完善了配套交通设施;整合非现场执法设备,做到无缝覆盖;并指导居民停车自治。

不过,越是资源稀缺的地方,人们利用科技攻克难关的决心越大。白皮书显示,2016年底,上海停车APP已经覆盖2100多个公共停车场,占全市2607个停车场的80%左右。北京共有12个区域使用停车诱导系统,在全国排名第二。

  每年新增50公里的道路车位需求,道路车位每年的新增供给几乎为0,那么,存量的730公里道路的拥挤程度就会持续上升,从而带来的停车痛苦指数,则是指数级上升。 

■ 链接

根据白皮书的统计,2016年,内地带有升降机的机械停车泊位总量仍居世界首位,已经建成机械车位409万个。在各省区市中,机械车位拥有量超过25万个的,依次是江苏、浙江、陕西、广东、北京、上海。

  一般说起开车的痛苦,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堵车,其次才是停车,其实这两种痛苦体验是有明显区别的。堵车的痛苦,是所有车主共同承担的,比如东西城在50万辆车的基础上,每年增加1万辆,增幅是2%,对应的平均车速应该是下降2%,到单位的时间增加2%。也就是堵车的痛苦指数上升速度与汽车保有量增幅相当,都是2%。 

部分道路将新增复划停车位

去年,国内新增机械车位7.3万个,同比增长18%。上海共有机械车位25万个,去年新增了4.2万个。北京有机械车位32万个,去年新增3.2万个。

  而停车的痛苦,则不是所有车主共同承担,而是由迟到的边际车主承担的。比如单位停车位只有50个,而开车上班的员工有60位,对于前面早到的50位车主来说,停车时间是0,而晚到的那10位车主,有可能需要花上10分钟在附近路上找停车位。这时,假设新增了6辆汽车,从60增加到66辆,而车位数仍旧是50个,看起来保有量增加了10%,但对于迟到的那16位车主来说,找车位的时间就不是从10分钟增加到11分钟了,很可能增加到20分钟。之后可能再增加6辆汽车,找车位时间就会迅速上升到30分钟,甚至更久。 

据统计,5月1日以来,交管部门在东西城16条严管大街日均出动执法力量1500余人,现场劝阻违法停车行为2.6万起,现场处罚违章停车3704起、贴违章停车告知单12.7万起、科技设备录入6.7万起、拖车1231辆。

  这就是痛苦指数是由总量承担还是边际承担的区别,体现在购车意愿上,由于停车难的痛苦指数呈指数级上升,对应的购车意愿,则很可能会出现指数级的下降。 

针对限时停车位,交管部门也将严格落实相关规定,对超出停车时段的违停车辆进行劝离和处罚。

  前面的微观分析,用的东西城的数据,是一个被政策限制了购车需求的模型。假设没有限牌,按照东西城的人口数量,即使是按照全国的人均购车水平,东西城一年也会至少新增4万辆汽车,对应的道路车位需求则是每年200公里,而现实的道路总里程才730公里,不到四年的消耗量。按照这个算法,可以推算一下,郑州二七区、武汉东湖区、长沙岳麓区等不限牌的城区,新增汽车对车位的需求与车位供给之间的矛盾,远比北京的东西城更为严峻。 

另外,交管部门在严管违章停车的同时,还将积极联合相关部门深入挖掘停车资源、开源节流,对有停车条件的道路开展车位复划新增工作,东城交通支队联合区交通委对朝内南小街、金宝街、朝内大街等道路停车泊位进行了新增和复划,其中,在朝内南小街新增泊位110个,在金宝街复划泊位151个。

  通过对汽车销量背后的停车痛苦指数分析,引出了一个更为隐蔽的宏观约束力量,即经济发展的物理空间约束,应该得到重视了。未来的投资与选股,将重点回避会明显受到物理空间约束的产业。

新京报记者 裴剑飞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