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利能力弱化、偿付能力不足,天安财险和百年人寿评级被下调

T+- (原标题:中小险企日子不好过 今年32家险企股权变更股东)
险企股权似乎从“香饽饽”变成了“烫手山芋”。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已有32家保险公司发生股权变动,中小型险企占比超过7成。股权频繁易主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险企的实现盈利周期越来越长,个别险企甚至已经亏损近10年。与此对比,大型险企的日子却越过越红火。中国人寿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其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去年同期预计增加约357.64亿元-397.38亿元,同比大幅增加约180%-200%。中小险企股权多无人问津近期,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出一则幸福人寿股权拍卖的消息。公告显示,中国信达正式挂牌转让幸福人寿约51.66亿股股权,占幸福人寿总股本的50.995%,转让底价为75亿元,挂牌公告截止日期为11月8日。以此估算,幸福人寿估值约150亿元。数据显示,2018年,幸福人寿净亏损68.28亿元,为当年亏损最多的保险公司。公开信息显示,幸福人寿成立于2007年11月,注册地在北京,在全国设有22家省级分公司,开设分支机构253家。成立12年以来,中国信达一直系其控股股东。在第一大股东退出的同时,其第二大股东三胞集团由于深陷债务危机,也需要通过出售非核心资产来“过冬”,幸福人寿的股权或将首当其冲,不过至今并无公开披露的消息。幸福人寿并不是年内第一家进行股权转让的公司。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已有32家险企发布股权变动,财产险公司16家,人身险公司11家,保险集团类公司5家,超过7成是中小险企。在阿里拍卖上,有29条保险公司股权拍卖的信息,不过多数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如将于11月8日进行拍卖的天安财险,10月28日竞拍的吉祥人寿,目前都是只有人围观,没有人报名参与。本月已经举行的两场拍卖,10月16日诚泰财险1.68%股权、10月6日珠峰财险9.9%股权均告失败,出现流拍。一家中型险企负责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坦言,当前保险行业处于转型期,过去那种狂奔突进的发展方式已成为历史。险企盈利时间拉长,若股东实力不够,难以承担长期亏损,往往会选择退出;股东之间的矛盾也会影响企业运作,特别是股东比较分散的情况下,股权之间的平衡变得非常微妙,几家股东“打架”的情况也时有出现。如天安财险此次拍卖是“打折出售”,起拍价大幅低于评估价。
5月6日,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发布的天安财险2015年资本补充债券跟踪评级显示,天安财险2019年面临较大的满期给付压力,短期流动性压力加大,投资收益持续下滑,盈利能力有所波动,评定天安财险主体信用等级为“AA”,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债项等级为“AA-”。中债资信认为,天安财险底层投资资产流动性较差,资产负债期限错配较严重,短期流动性风险加大。天安财险近年持续处于理财型保险净兑付时期,2019年一季度已正常兑付理财险产品约344亿元,主要通过出售兴业银行股权3.485亿股筹集资金59亿元,卖出回购兴业银行股权收益权4.98亿股筹资87.88亿元,此外还通过存款、债券、信托、保费收入和转让武汉环球贸易中心等方式筹集兑付资金。6月21日,大公国际将天安财险的主体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大型险企盈利能力强劲近年来的监管升级,也让一些股东通过投资保险公司“赚快钱”的希望破灭,萌生退意。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前三季度银保监系统针对保险业共开出近500张罚单,罚款金额接近9000万元。被罚原因大多集中在编制虚假资料、虚构业务套取费用;给予或承诺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等。此外,银保监会还针对保险业存在的乱象下发了近30封监管函。从开出罚单的地区分布来看,上海、四川、黑龙江三地的处罚数量“遥遥领先”,平均每月开出4-5张罚单。具体处罚方面,财险领域尤其是车险业务暴露的问题颇多,成为领罚单大户,前三季度被罚近4500万元。比如,华海财险被罚187万,领到财险领域的最大罚单;人保财险、太保财险等几家上市险企也吃到了百万级别的大罚单。保险中介前三季度领罚的数量与金额均有所减少,欺骗投保人、牟取不正当利益等问题依旧集中。此外,人身险公司中,人保寿险因资料造假等问题被罚140万元。在中小险企举步维艰之时,大型险企的日子则红红火火。目前,A股五大上市险企(中国人寿、中国平安、中国太保、中国人保及新华保险)均已发布今年前三季度保费收入数据。五家上市险企总收揽保费1.94万亿元,同比增长8.81%。中银国际证券王维逸发布研报认为,上市险企前三季度保费收入保持稳健增长态势,部分公司已提前布局2020年开门红销售,预计2020年上市险企开门红新单保费销售同比增速好于2019年。

威尼斯app 1

盈利能力弱化、偿付能力不足,天安财险和百年人寿评级被下调。“前三季度财险老三家拿走行业91.9%的利润。”

据公司情报专家《财经涂鸦》消息,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于近日同时下调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和百年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主体级别及债项级别。

其中,天安财险的主体级别由AA降至AA-,评级展望至负面,债项级别由AA-降至A+;百年人寿的主体级别由AA-降至A+,被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债项级别由A+降至A。而在中债资信的评级系统中,AA、A尙属低违约风险级别。

威尼斯app,作出上述调整,中债资信认为:天安财险规模持续收缩、投资收益大幅下滑、市场竞争力弱化,百年人寿则受困于C类风险综合评级、高企的资本补充压力、股权分散无外部增信。

天安财险方面,公司在2019年前三季度通过出售兴业银行股权、存款、债券和信托等方式兑付理财险产品约481亿元,资产流动性和资产质量弱化;同期公司投资收益-4.59亿元,同比下滑107.56%,导致净亏损29.24亿元。截至2019年9月末,公司信托计划余额为307.63亿元,应计利息20.75亿元,未来存在很大逾期未兑付的可能性。

百年人寿方面,自2018年来公司已第三次风险综合评级得C,或源于第二季度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处于100%-120%所致;第一大股东大连万达、第二大股东科瑞集团转让股份进程尚未明确,并列第二大股东新光控股所持股权被全部冻结,未来股权变更面临很大不确定性。

天安财险和百年人寿所深陷盈利弱、股权变更等困境,这只是中小险企的一个缩影。

先说盈利弱。保险行业在规模上存在明显的“二八定律”,2018年前五大财险公司保费市场份额高达73.53%,前五大人身险公司保费市场份额占比为55.84%,剩余市场份额才由余下百余家中小险企瓜分。

行业集中度如此之高,也使得大型险企的竞争优势凸显。2019年前三季度财险“老三家”拿走行业91.9%的利润,同期则有20家中小财险公司处于净亏损状态;寿险“老六家”在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合计1087亿元,同期却有36家中小寿险企业录得亏损,合计亏损78亿元。

再说股权变更,中小险企近年来股权变动频繁,年内就有超30家险企股权发生变动。近日的一个案例是中国信达拟将幸福人寿的50.995%股权转让于诚泰保险及东莞交投集团。此前,上文所指百年人寿已3次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网站上发布变更股东有关情况的公告。

业内人士表示,“险企在转型期往往承受着较大的盈利压力,盈利状况普遍不佳,因此一些股东选择了退出。但是,保险牌照仍然是稀缺资源,申请门槛较高,这也使得保险公司的股权对一些有意入局的社会资本来说具有一定的吸引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