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27位基金公司高管离任

T+- 基金行业有句话叫
“基金多了不尽责”。说的就是基金公司的“一拖多”现象泛滥,基金多了往往就顾不上外观和服务质量了。今年下半年监管层对基金经理同时管理多只产品的情况进行了进一步规范,要求主动管理型基金经理最多管理10只产品,被动型产品的基金经理最多同时管理15只产品,如果新发基金申报时出现“超标”,则会让基金公司进行调整。基金经理“一拖多”虽然在前四五年开始就已经出现,并越来越多,但近年来,随着基金产品数量不断增长,迷你基金大批出现,“一拖多”甚至只是“挂名”的情况着实凸显出一些矛盾来,譬如同一基金经理所管理的产品即使设定的风格不同但仍同质化严重。中融基金“一拖多”在当前基金公司中,中融基金“一拖多”现象较为严重。据choice数据显示,中融基金旗下共有94只产品,现有基金经理18人,意味着平均每人管理5只产品左右,这就造成了较为严重“一拖多”现象。具体来看,多位基金经理参与了10只以上产品的管理。王玥、李倩和沈潼也都是一拖多的“高手”,王玥一拖十三,沈潼离职前为一拖十四,李倩一拖十。众所周知,基金经理很难根据不同的风格配置不同的基金,如果他管理的基金最后同质化,那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管理一只100亿的基金和同时管理10只10亿的基金工作强度是不一样的,基金经理忙不过来,必然顾此失彼,导致基金业绩不佳。以中融基金基金经理赵菲为例,当前赵菲参与了23只基金的管理,包括主动产品、被动产品,但大多数产品亏损且排名倒数。值得关注的是,赵菲管理的23只基金中8只基金资产规模低于5000万元,根据监管部门相关规定,若连续60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或连续60日基金份额持有人数量达不到200人,则基金管理人在经证监会批准后,有权宣布该基金终止。资料显示:赵菲2012年11月加入中融基金,现任指数投资部执行总经理职位。中融基金遍地迷你基金中融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3年05月31日在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福田局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王瑶,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基金募集、基金销售、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资产管理和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等。据choice数据显示,中融基金旗下共有94只产品,其中迷你产品就已超过总产品数规模的3/1。对于迷你基金频繁出现,这与市场表现乏力导致投资者缺乏申购热情、基金产品同质化竞争不无关系,另外,迷你基金的存在,会使基金公司管理成本增加。更为重要的是,迷你基金的存在还会影响基金新产品的申报。根据此前一些媒体报道,相关部门要求如果基金公司旗下迷你基金超过10只,或同类型迷你基金超过3只,将被暂停申报新基金或暂停申报同类型基金。以下为中融基金部分基金经理管理的产品:铁打的基金公司,流水的总经理今年8月7日,中融基金总经理终于有了着落,副总经理黄震接任总经理一职。董事长王瑶女士不再代为履行总经理职务。早在今年2月11日,原总经理杨凯因个人原因离职,总经理一职空缺长达六个月之久,一直由董事长王瑶代任。早前总经理离任公告:中融基金人事不稳……2019年2月13日中融基金发布的基金行业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显示,总经理杨凯因个人原因于2019年2月11日辞任总经理一职,董事长王瑶目前代任中融基金总经理。2019年4月25日中融基金发布公告称,担纲中融基金督察长不足5年的向祖荣因个人原因离职。同日,曹健被任命为督察长。2019年9月12日,中融基金发布公告称,李倩因工作安排,于2019年9月9日离任中融日日盈A/B、中融融安混合二号、中融鑫起点混合A/C三只基金的基金经理职务。与高层的动荡相妨,该公司的基金经理队伍也不安稳,今年以来孔学兵、沈潼已相继离职,这让本就薄弱的投研力量更加雪上加霜。数据来源:choice数据推荐阅读:思路不清重仓押宝
大成基金这只产品试错两年仍亏损东兴众智优选混合连续三年都亏损
基民还能忍多久?民生加银新动力频繁换将 牛市竟亏7%排名倒数第二

  ■本报见习记者 张颖晓

近年来,中融基金债券型基金规模虽然呈高增长态势,但规模增长的背后却是多只债券型基金业绩表现不尽如人意。关于公司产品业绩不佳原因,中融基金相关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解释称,系市场环境变化,资产价格波动所致。值得关注的是,截至目前,中融基金总经理一职已经空缺5个月之久,一直由董事长王瑶代任总经理职务,其代任期限已超过90天。债基规模上行VS业绩不佳作为“信托系”公募,中融基金近两年来规模增长,主要靠债券型基金的拉动。截至二季度末,公司债券型基金规模为200.97亿元,同比增长120.05%。回溯历史数据,2017年二季度末公司债券型基金仅有42.35亿元。中融基金相关人士表示,固收是公司传统优势业务,中融基金建立了较为成熟的“投研交一体化”固收业务体系,从宏观策略分析到投资组合的构建,从信用评估分析到交易支持,为投资者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实现业绩和规模的增长。“债券型基金规模增长较快,一部分源于2018年债券型基金发行规模较大,另一方面源于债市表现较好。”格上财富研究员张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年,中融基金新发行了7只债券型基金,目前规模高达160亿元,其中,3只是定开型债基。另外,在2018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债券市场表现较好。此外,“中融基金的大股东是中融信托,股东方比较擅长固收类投资,中融基金则主要侧重货币基金以及债券型基金等固收类投资。”张婷分析。对比中融基金规模的增长,多只债基仍面临亏损难题。同花顺数据显示,中融基金共有34只(份额分开计算)债券型基金,截至7月24日,该公司仍有5只基金(份额分开计算)自成立以来亏损,中融稳健添利债券、中融融信双盈A、中融融信双盈C、中融融裕双利债券A、中融融裕双利债券C自成立以来收益分别为-9.40%、-5.49%、-6.48%、
-3%、-4.30%。其中中融稳健添利债券自成立以来亏损幅度最大。对于上述基金业绩不佳表现,张婷总结有三个原因。第一,三只基金都是二级债基,可以持有一部分股票仓位,基金净值较大;第二,在2016年、2017年债券市场较弱,叠加重仓个股多数为中小盘个股,造成持仓风险和市场不匹配,下跌幅度较大;第三,各年业绩均排在同类靠后,说明基金经理的择券以及选股能力确实较弱。张婷分析,2016年以及2017年债券市场均表现较弱,叠加该基金股票仓位主要集中在中小盘个股,和漂亮50的大涨形成鲜明对比。2018年债券市场表现好,但股票市场表现较弱,从2018年三季度开始,该基金空仓了股票仓位,波动降低,但收益也降低,整体来看,该基金各年收益均排在同类低位。“截至2019年3月31日,中融稳健添利债券在243只业绩满三年的二级债基金中,整体表现较差。其中,盈利能力极差,业绩稳定性较差,抗风险能力较差。”济安金信研究员陈洋表示。中融稳健添利债券的基金经理为金拓和朱柏蓉,在上述5只亏损的基金中,中融融裕双利债券A/C也是由二人共同管理。张婷分析,中融融裕双利债券A/C与中融稳健添利债券走势类似,2016年底以及2017年上半年下跌幅度最大,主要是债市较弱叠加重仓小盘股。整体来看,各年的收益排名也较为靠后。陈洋表示,从业绩稳定性上来说,在过去的36个月中,中融融裕双利债券A/C有15个月跑赢同类平均,月度胜算率为41.67%,业绩的月度稳定性较差。但中融基金相关人士解释称:“市场环境变化,资产价格波动。”半数权益基金亏损在债券型基金规模上涨的同时,中融基金旗下权益类产品规模却在下滑。截至6月30日,权益类产品仅剩34.78亿元,而历史最高规模为2015年二季度末的170.76亿元。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7月24日,中融基金共有混合型基金25只(份额分开计算),自成立以来亏损的有12只,股票型基金共有22只(份额分开计算),自成立以来亏损的有11只,亏损基金数量占比近一半。张婷表示,权益类基金一直是中融基金的短板,目前中融旗下的主动管理型权益基金有十多只都在清盘线之下,规模最大的中融央视财经50ETF,规模为6.54亿元。从业绩上来看,自成立以来,中融基金的多数权益类基金业绩表现不佳,这也是权益规模走低的关键原因。此外,投研人才方面,中融基金基金经理“一拖多”现象明显,比如:基金经理王玥管理12只基金之多,产品类型包括债券、指数基金。对此,中融基金相关人士表示:“基金经理存在以老带新的情况,未来会继续优化产品和管理结构,打造高质量的投研团队,以优质的产品和良好的业绩回报投资者。未来将继续秉承吸引人才、培养人才的思路,在吸引优秀人才加入同时注重内部培养,在投研端的五大投资团队及机构、零售业务方面不断打磨团队核心竞争力。”近日,证监会向基金公司提出最新产品申报要求,要求拟任基金经理与督察长承诺产品不存在“挂名”行为,已进入申报环节的产品也需补充提交承诺函。这或将遏制“一拖多”现象。除投研队伍人才短缺以外,中融基金总经理一职也迟迟未有落地,自今年2月11日前任总经理杨凯离职,公司董事长王瑶代任总经理职务,至今代任期限已超过90日。根据《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任职管理办法》第三十三条,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或者督察长因故不能履行职务的,公司董事会应当在15个工作日内决定由符合高级管理人员任职条件的人员代为履行职务,并在作出决定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报中国证监会。董事会决定的人员不符合高级管理人员任职条件的,中国证监会责令董事会限期另行决定代为履行职务的人员。代为履行职务的时间不得超过90日,但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总经理一职已经代任5个月之久是否违规?新任总经理何时履新?总经理职位代理时间过长对公司业务方面是否会有影响?对此,中融基金表示:“不违规,不影响。”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
资产管理法律事务部主任刘战尧对记者表示,规定是最长90天。在具体监管过程中证监局会放到(延长期限)180天,因为时间超出了,公司可能会面临监管谈话,就会再宽限90天。

  3月28日,江信基金发布公告,原督察长王安良因工作变动不再担任督察长一职,新任督察长为严命有。浙商基金在3月27日发布公告称,原总经理周一烽因个人原因于3月24日不再担任该公司总经理一职,由董事长肖风代任总经理一职。

  短短2天内,2家基金公司高管生变,不禁让人唏嘘,去年的人才荒是否还会继续延伸到今年?

  《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官方微博微信:证券日报微基金)根据晨星网数据整理显示,今年以来,截至3月29日基金公司共发布48起高管(包含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总经理、督察长、副总经理)变动公告,环比去年四季度减少1起,较去年同期增加了17起,增幅为54.84%。

  泓德基金总经理王德晓曾表示,公募基金财富管理行业最重要的是人才,人才的资本是最重要的,而不是货币资本本身,如果人才资本不断流失的话,资本永远积累不起来。由此可见,人才对于基金行业的重要性。

  26位高管离任

  10人因工作调动

  在27位离任高管中,有10人的离任原因均是工作调整,占比近四成。

  《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根据证监会[微博]以及晨星网公布最新数据统计整理显示,今年以来,截至3月29日,共公布48起高管变动公告,其中有26位高管离任。具体看来,有6位总经理离任,3位督察长离任,6位董事长离任,11位副总经理离任。

  6位离任总经理中,有3人是因个人原因离任,具体为浙商基金周一烽、海富通基金王仁灿和民生加银基金俞岱曦。剩余3人的离任原因为转岗,具体为,红塔红土基金原总经理李凌因工作安排转任公司督察长,中融基金原总经理王瑶因工作变动转任公司董事长,招商基金原总经理许小松因个人原因转岗全职担任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在3位离任督察长中,长安基金原督察长袁明因个人原因离任,富安达基金原督察长陈宁因退休原因离任,安信基金原督察长孙晓奇因转任公司副总经理而离任督察长一职。

  6位离任董事长中有4人因工作调动离任,具体来看,有浙商基金高玮、交银基金钱文挥、中融基金桂松蕾和江信基金王安良。宝盈基金[微博]李建生因退休原因离任该公司董事长一职,兴业基金霍建生因个人原因离任。值得一提的是,与以往大多因个人原因离任情况相比,此次基金总经理、督察长及董事长的离任原因有8次是因为工作调动,且在公司内部转岗。

  在离职人数为11名的副总经理一职中,有9人的离职原因均是因个人原因,这9人分别是华安基金[微博]尚志民、新华基金[微博]王卫东、浙商基金王茂根、景顺长城基金王鹏辉、天治基金时冰、上投摩根基金冯刚、大成基金[微博]刘彩晖、中海基金俞忠华和安信基金汪建。2人因工作变动离任副总一职,分别是民生加银基金朱晓光因工作调整去监事会担任主席,兴业全球基金徐天舒[微博]因工作要求转任专职董秘。

  25位高管履新

  18个岗位高管为代任

  今年以来,截至3月29日,共有25位高管履新。25位履新高管中,新任总经理仅2人,新任督察长5人,新任董事长9人,新任副总经理9人。

  2位新任总经理,分别是万家基金方一天和华福基金张力。5位新任督察长为红塔红土基金李凌、光大保德信基金李常青、鹏华基金高永杰、兴业基金张银华和安信基金乔江辉。9位新任董事长分别是宝盈基金李文众、浙商基金肖风、富安达基金张丽珉、中融基金王瑶、嘉合基金高明、富国基金薛爱东、金鹰基金[微博]凌富华、华宸未来基金向旭平、中银基金白志中和江信基金严命有。

  在基金公司发布公告,新任总经理、董事长、督察长的同时,有18个岗位任命高管均为代任,其中,有8家基金公司为新增代任总经理,具体为浙商基金肖风、红塔红土基金饶雄、交银基金苏奋、中融金王瑶、海富通基金张文伟、民生加银基金万青元[微博]、招商基金张光华和摩根士丹利基金于华代。2家基金公司为新增代任督察长,3家基金公司为新增代任董事长。

  对此,业内分析人士表示,高管职位被代任,反映了基金行业人才荒现象依然存在。对于“代任”,上述分析师指出,短时间内代任为无奈之举,若长时间职位空缺或者“代任”,基金公司各领域的战略规划及日常运营都将受到影响,不利于公司长期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