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为0是怎么回事?银保监年内第三次通报人身险产品问题

T+- (原标题:人身险产品问题通报三连发 备案产品核查常态化)
银保监会又下发了关于人身险产品的问题通报,这已经是年内的第三次。监管对于保险公司的产品核查已成“常规动作”。9月19日,银保监会官网显示,银保监会人身险部已于18日向各人身保险公司下发了《关于近期人身保险产品问题的通报》(下称“通报”),超过20家保险公司被点名批评。从通报内容来看,相比今年的前两次通报,人身险产品的问题主要还是集中在报送、设计、费率、条款、精算假设这几方面的“老问题”,但此次银保监会核查并通报了关于部分公司产品备案后无销量的“新问题”,并表示以后针对备案产品销售情况的核查将成常态化。有“新问题”也有“老问题”在此次通报中,银保监会依托中国保险业保单登记管理信息平台数据,对2017年各公司备案产品截至2018年底的销售情况进行了统计分析。从统计结果看,部分公司相当数量的产品备案后并未销售,或者销量极低。其中,中信保诚、渤海人寿等7家公司销量为零的产品数量超过10个,销量为零的产品数量占比超过备案产品数量30%的则有6家公司。银保监会在通报中表示,产品销量为零,不论是保险公司主动调整产品计划,或者是消费者不认可所导致,均表明公司产品策略不清晰,产品管理存在漏洞,产品开发效能低下,同时也是对监管资源的浪费。一名寿险公司高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种现象的产生也可能是因为险企的“占坑”情况,尤其是在新政策生效前夕的批量产品备案,之后又部分“弃坑”,也可能是并没有经过前期市场调研,在不了解市场真实需求下盲目备案产品。而银保监会对于这种现象的核查也将实现常态化。“下一步,在对各公司报备产品继续进行严格核查的同时,我会还将依托中国保险业保单登记管理信息平台,将备案产品销售情况核查作为常规工作定期开展,对低产能产品占比过高未严格落实产品退出机制的公司,将持续采取行业通报、监管谈话等措施,督促各公司提高产品研发管理能力,提升产品开发质量,开发设计真正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银保监会在通报中表示。除了低产能销量问题之外,此次通报和今年5月的通报相比,人身险产品问题仍然集中在产品材料报送、产品设计、产品费率厘定及精算假设、产品条款表述四大问题,超过10家公司被点名。具体来说,在产品材料报送方面,漏报、少报材料,报送材料内容缺漏或错误,报送方式不规范都是屡次被提到的问题。而在产品设计、费率厘定及精算假设等问题上,退保假设不合理、现金价值计算不合理、产品责任设计与产品定义不符、产品保障功能弱化等都是几次通报里多次被提到的问题。产品严监管将延续事实上,自去年5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组织开展人身保险产品专项核查清理工作的通知》以来,针对人身险产品的新一轮整治和核查就正式展开。而今年以来,算上1月和5月的问题通报,此次通报已经是年内银保监会第三次针对人身险产品问题下发通报,并对出现问题的保险公司点名批评了。银保监会表示,今年前两次通报印发以来,大部分公司报备产品合规性有所提高,问题显著减少,但仍有部分产品报备材料出现明显错误,公司把关不严;仍有部分产品责任设计明显偏离险种定义,产品开发人员合规意识淡薄;仍有部分产品条款表述不符合消费者一般认知和行业惯例,易于引发纠纷。“这些问题其实都是‘老生常谈’但又屡禁不止的问题。”上述寿险公司高管表示,“这当中既有公司人员责任意识不强的问题,而复杂的产品、不清不楚的条款往往也是销售误导产生的原因,当然也有部分是产品合规与市场之间的博弈,想打合规的‘擦边球’,如果监管不出手,自然会扰乱市场正常秩序。”上述高管表示。尽管今年已经发了3份问题通报,但对于产品的严监管,银保监会无疑还将持续并成为“常规动作”,以及从严处罚。在今年5月的通报中,银保监会就表示将持续追踪公司产品经营情况,定期通报监管工作中发现的问题。同时研究推进产品信息公开披露制度。而在此次通报中,银保监会则再次强调,对报备产品仍涉及负面清单或历次问题通报中列明的不合理、不规范情形的,将依法采取监管措施或实施行政处罚,严格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同样,对于财产险产品,银保监会的严监管态势也一直持续。今年7月,其开展了第二次财产保险公司备案产品条款费率非现场检查,对20家财产保险公司的1550个家庭财产保险、责任保险和短期健康保险产品进行全面检查。针对检查出现的问题,向20家财产保险公司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责令公司立即停止使用问题产品,限期整改,并对其中情节严重的11家公司采取禁止申报新备案产品3至6个月的监管措施。

杨倩雯

图片 1

2018年5月4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组织开展人身保险产品专项核查清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全面梳理核查各人身险公司在售存量产品,集中清理整顿历史遗留问题产品。时隔一年多后,该项针对人身险产品的核查清理工作仍在持续。9月19日,银保监会在其官网通报近期人…

[从通报内容来看,相比今年的前两次通报,人身险产品的问题主要还是集中在报送、设计、费率、条款、精算假设这几方面的“老问题”,但此次银保监会核查并通报了关于部分公司产品备案后无销量的“新问题”,并表示以后针对备案产品销售情况的核查将常态化。]

《国际金融报》记者独家获悉,银保监会于9月18日正式向各人身险公司下发《关于近期人身保险产品问题的通报》,对2017年各公司备案产品截至2018年底的销售情况进行了统计分析,同时对近期产品备案中发现的典型问题进行了通报,共涉及23家公司的12个主要问题。

2018年5月4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组织开展人身保险产品专项核查清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全面梳理核查各人身险公司在售存量产品,集中清理整顿历史遗留问题产品。

银保监会又下发了关于人身险产品的问题通报,这已经是年内的第三次。监管对于保险公司的产品核查已成“常规动作”。

而在今年1月和5月,银保监会针对各公司产品开发和管理中的问题,已向行业印发两次通报,一共有43家人身险公司被点名。

时隔一年多后,该项针对人身险产品的核查清理工作仍在持续。9月19日,银保监会在其官网通报近期人身保险产品监管中发现的典型问题,并明确表示强监管将延续。

9月19日,银保监会官网显示,银保监会人身险部已于18日向各人身保险公司下发了《关于近期人身保险产品问题的通报》,超过20家保险公司被点名批评。

9家公司相当数量产品备案后未销售

根据通报内容,银保监会依托中国保险业保单登记管理信息平台数据,统计了2017年各公司备案产品截至2018年底的销售情况。统计结果显示,部分公司相当数量的产品备案后并未销售,或者销量极低。

从通报内容来看,相比今年的前两次通报,人身险产品的问题主要还是集中在报送、设计、费率、条款、精算假设这几方面的“老问题”,但此次银保监会核查并通报了关于部分公司产品备案后无销量的“新问题”,并表示以后针对备案产品销售情况的核查将成常态化。

近期,银保监会依托中国保险业保单登记管理信息平台数据,对备案产品实际销售情况进行了统计分析。本次统计范围为2017年各公司备案产品截至2018年底的销售情况。

其中,中信保诚、大家人寿、天安人寿、渤海人寿、太平人寿、平安健康和上海人寿等7家公司销量为零产品数量超过10个,平安健康、汇丰人寿、中信保诚、大家人寿、渤海人寿和泰康养老等6家公司销量为零产品数量占比超过备案产品数量的30%。

有“新问题”也有“老问题”

从统计结果看,部分公司相当数量的产品备案后并未销售,或者销量极低。中信保诚、大家人寿、天安人寿、渤海人寿、太平人寿、平安健康和上海人寿等7家公司销量为零产品数量超过10个,平安健康、汇丰人寿、中信保诚、大家人寿、渤海人寿和泰康养老等6家公司销量为零产品数量占比超过备案产品数量的30%。

银保监会表示,产品销量为零,不论是保险公司主动调整产品计划,或者是消费者不认可所导致的,均表明公司产品策略不清晰,产品管理存在漏洞,产品开发效能低下,同时也是对监管资源的浪费。

在此次通报中,银保监会依托中国保险业保单登记管理信息平台数据,对2017年各公司备案产品截至2018年底的销售情况进行了统计分析。从统计结果看,部分公司相当数量的产品备案后并未销售,或者销量极低。

银保监会表示,产品销量为零,不论是保险公司主动调整产品计划,或者是消费者不认可所导致的,均表明公司产品策略不清晰,产品管理存在漏洞,产品开发效能低下,同时也是对监管资源的浪费。

对此,银保监会在通报中回应,在对各公司报备产品继续进行严格核查的同时,还将对备案产品销售情况进行定期核查,对低产能产品占比过高、未严格落实产品退出机制的公司持续采取行业通报、监管谈话等措施,督促各公司提高产品研发管理能力,提升产品开发质量,开发设计真正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

其中,中信保诚、渤海人寿等7家公司销量为零的产品数量超过10个,销量为零的产品数量占比超过备案产品数量30%的则有6家公司。

15家公司因产品备案存问题被点名

而近期产品备案中发现的问题仍集中在产品材料报送、产品设计、产品费率厘定及精算假设、产品条款表述等四方面。

银保监会在通报中表示,产品销量为零,不论是保险公司主动调整产品计划,还是消费者不认可所导致,均表明公司产品策略不清晰,产品管理存在漏洞,产品开发效能低下,同时也是对监管资源的浪费。

此次《通报》中提到的近期产品备案中发现的突出问题主要有:漏报、少报材料;报送材料内容不齐全;报送方式不规范;产品责任设计与定义不符;产品保障功能弱化;免责约定不符合常理;条款约定与法规不符;退保假设不合理;健康服务费用占比超过监管规定;现金价值计算不合理;费率浮动范围不明确等11项。

具体表现为产品材料漏报、少报,报送材料内容出现错误,报送方式不规范;产品责任设计与产品定义不符,产品保障功能弱化,免责约定不符合常理;退保假设不合理,健康服务费用占比超过监管规定,现金价值计算不合理,费率浮动范围不明确;条款约定与法规不符等。

一名寿险公司高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种现象的产生也可能是因为险企的“占坑”情况,尤其是在新政策生效前夕的批量产品备案,之后又部分“弃坑”,也可能是并没有经过前期市场调研,在不了解市场真实需求下盲目备案产品。

《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发现,此次因产品备案存在问题被点名的公司一共有15家,其中国华人寿、国泰人寿、德华安顾、人保健康四家公司在此次《通报》中,均被两次点名。

事实上,此次针对人身保险产品问题的通报,已经是银保监会今年以来继1月、5月的第三次通报,而以上出现的部分问题在过往的通报中曾多次被指出。

而银保监会对于这种现象的核查也将实现常态化。“下一步,在对各公司报备产品继续进行严格核查的同时,我会还将依托中国保险业保单登记管理信息平台,将备案产品销售情况核查作为常规工作定期开展,对低产能产品占比过高未严格落实产品退出机制的公司,将持续采取行业通报、监管谈话等措施,督促各公司提高产品研发管理能力,提升产品开发质量,开发设计真正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银保监会在通报中表示。

《通报》指出,国华人寿部分产品存在报送方式不规范和退保假设不合理两方面问题;德华安顾部分产品有产品责任设计与产品定义不符以及条款约定与法规不符两方面问题。

银保监会表示,通报印发以来,大部分公司报备产品合规性有所提高,问题显著减少,但仍有部分产品报备材料出现明显错误,公司把关不严;仍有部分产品责任设计明显偏离险种定义,产品开发人员合规意识淡薄;仍有部分产品条款表述不符合消费者一般认知和行业惯例,易于引发纠纷。

除了低产能销量问题之外,此次通报和今年5月的通报相比,人身险产品问题仍然集中在产品材料报送、产品设计、产品费率厘定及精算假设、产品条款表述四大问题,超过10家公司被点名。

“像产品材料漏报、少报,报送材料内容不齐全,报送方式不规范等问题,直接反应了公司治理方面有问题,相关工作人员认真点完全可以避免,其实也是最容易改正的问题。”某资深保险精算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直言,银保监会通报的诸多问题并不能一概而论,需要分情况而论。比如有的是材料报送这种低级错误,而长险短做等则与公司经营层面紧密相关。

为此,银保监会强调,对报备产品仍涉及负面清单或历次问题通报中列明的不合理、不规范情形的,将依法采取监管措施或实施行政处罚,严格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具体来说,在产品材料报送方面,漏报、少报材料,报送材料内容缺漏或错误,报送方式不规范都是屡次被提到的问题。

定期核查备案产品销售情况

而在产品设计、费率厘定及精算假设等问题上,退保假设不合理、现金价值计算不合理、产品责任设计与产品定义不符、产品保障功能弱化等都是几次通报里多次被提到的问题。

《通报》提到,自此前两次通报印发以来,大部分公司报备产品合规性有所提高,问题显著减少,但仍有部分产品报备材料出现明显错误,公司把关不严;仍有部分产品责任设计明显偏离险种定义,产品开发人员合规意识淡薄;仍有部分产品条款表述不符合消费者一般认知和行业惯例,易于引发纠纷。

产品严监管将延续

对于下一步的工作要求,银保监会表示,在对各公司报备产品继续进行严格核查的同时,还将依托中国保险业保单登记管理信息平台,将备案产品销售情况核查作为常规工作定期开展,对低产能产品占比过高、未严格落实产品退出机制的公司,将持续采取行业通报、监管谈话等措施,督促各公司提高产品研发管理能力,提升产品开发质量,开发设计真正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

事实上,自去年5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组织开展人身保险产品专项核查清理工作的通知》以来,针对人身险产品的新一轮整治和核查就正式展开。

同时,银保监会称,对报备产品仍涉及负面清单或历次问题通报中列明的不合理、不规范情形的,将依法釆取监管措施或实施行政处罚,严格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而今年以来,算上1月和5月的问题通报,此次通报已经是年内银保监会第三次针对人身险产品问题下发通报,并对出现问题的保险公司点名批评了。

“各人身保险公司应当认真对照历次通报内容,引以为戒,主动做好产品开发、销售、回溯的全流程管理,严格执行有关监管规定,加强产品内控管理,强化合规经营意识,力争做到未通报问题主动纠正,已通报问题绝不再犯。”银保监会强调。

银保监会表示,今年前两次通报印发以来,大部分公司报备产品合规性有所提高,问题显著减少,但仍有部分产品报备材料出现明显错误,公司把关不严;仍有部分产品责任设计明显偏离险种定义,产品开发人员合规意识淡薄;仍有部分产品条款表述不符合消费者一般认知和行业惯例,易于引发纠纷。

多家公司曾因产品问题被重罚

“这些问题其实都是‘老生常谈’但又屡禁不止的问题。”上述寿险公司高管表示,“这当中既有公司人员责任意识不强的问题,而复杂的产品、不清不楚的条款往往也是销售误导产生的原因,当然也有部分是产品合规与市场之间的博弈,想打合规的‘擦边球’,如果监管不出手,自然会扰乱市场正常秩序。”上述高管表示。

事实上,自银保监会合并以来,监管针对人身险屡屡发文,可见其推动人身险监管从宽松软走向严紧硬的决心。

尽管今年已经发了3份问题通报,但对于产品的严监管,银保监会无疑还将持续并成为“常规动作”,以及从严处罚。在今年5月的通报中,银保监会就表示将持续追踪公司产品经营情况,定期通报监管工作中发现的问题。同时研究推进产品信息公开披露制度。

尤其是去年5月,银保监会下发《关于组织开展人身保险产品专项核查清理工作的通知》,全面规范人身保险产品开发设计行为,细致到产品条款、产品责任、产品费率厘定、产品精算假设、产品申报使用管理5个方面,让一系列产品面临下架整改,严厉打击了很多打擦边球、挑战监管的行为,促使人身险市场走向规范化。

而在此次通报中,银保监会则再次强调,对报备产品仍涉及负面清单或历次问题通报中列明的不合理、不规范情形的,将依法采取监管措施或实施行政处罚,严格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而人身险公司因为产品设计问题被下监管函、行政处罚决定书等也是常有的事。

同样,对于财产险产品,银保监会的严监管态势也一直持续。今年7月,其开展了第二次财产保险公司备案产品条款费率非现场检查,对20家财产保险公司的1550个家庭财产保险、责任保险和短期健康保险产品进行全面检查。针对检查出现的问题,向20家财产保险公司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责令公司立即停止使用问题产品,限期整改,并对其中情节严重的11家公司采取禁止申报新备案产品3至6个月的监管措施。

比如,去年交银康联、长城人寿、农银人寿因产品设计违背一般精算原理,其总精算师收到监管罚单,罚金均为1万元。新华人寿因欺骗投保人、编制虚假资料等内容,机构及相关涉案人员收到罚单,罚金共计227万元

今年1月份,华贵人寿两款团体险产品存在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的行为,收到监管罚单,罚金共计36万元。

4月份,信美人寿与蚂蚁金服联合推出的“相互保”被判定存在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等行为,合计被罚93万元。

同样也是4月,太保安联健康保险因“附加急性病身故疾病保险”产品设计存在与监管规定疾病保险定义不符的问题,收到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并要求其立刻停止使用上述产品,三个月内禁止备案新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

—《国际金融报》记者 罗葛妹—

相关文章